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

欧阳欣悦原创家园

 
 
 

日志

 
 
关于我

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江苏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发于《当代作家》《中国作家网》等刊物。出版的专集有《诗海飞歌》和《渐去渐远的岁月》,2014年作品在第十二届“新世纪之声*美丽中国” 征文评中荣获诗歌银奖。2015年散文诗作品:荣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此次有多个作品的在国内和网站上获奖。今年有20多首诗歌在《中国作家网》发表。目前担任网易《中国作家协会》、《中华艺术》电子刊等网络编辑。笔名有:云雷、萧湘雪艳等。

网易考拉推荐

《逼婚》短篇小说原创(修改版备存稿件)  

2018-05-11 23:00:06|  分类: 新书备忘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逼婚》

作者:欧阳欣悦

 

在人们的印象中,逼婚一词,也许是指在什么人逼着什么人,怎么着?怎么强制性地去逼迫晚辈,或者逼迫他人给自己投怀送抱什么的。也许是在一般的情况下,大多数是指那些大男大女,到了应该谈论婚嫁的年龄阶段,可是就是不愿意找对象,于是,就会出现父母逼迫孩子赶紧找个对象成个家,或者把自己的姑娘给嫁出去。那样其父母就好像了却了自己的希望和心愿了。

今天,这里说的却是一种另类的逼婚:逼迫女儿跟女婿离婚的事情。

大千世界,真是无所不有。春光明媚的阳光之下,却有一悍妇,最近以来,一直逼着自己家的已婚六年,并且已经养有一个六岁爱女的姑娘,跟自家女婿离婚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的起因,人们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悍妇赵氏丰莲,平时人很霸道。她老公总是不敢走出她的视线范围。也有人曾经开玩笑的对她说:赵丰莲呀,赵丰莲,你就是古书三国里面的孙二娘转世投的胎哦。要不,方綦江方师傅,怎么就成了我们方家村有名的“妻管炎呢?可是,赵丰莲,对于人家这样的称呼她的外号。却是不以为然,也不动怒。

用她平时反驳人家的口头禅:孙二娘就孙二娘呗。怎么了?不好吗?要不是我这么地管着我们家的老方,那他不也像那些不学好的男人一样。到外面为非作歹的?要不是我这样管理他,我家能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好日子?

是的,自从改革开放,山里人也可以进城里经商开门市什么了。就因为赶上了好时代,他们家又有超前的经商理念和想法。所以,他们家在县城里开了一家汽车、摩托维修店。为了把这个维修店开好开大。他们家还在好多地方招聘了二十多个会修理的师傅回来。与其同时,他们家,也招了十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前来他们家跟她老公方綦江学习车辆维修的手艺。

在大家的印象中,他们家这些聘来的师傅,或者学艺的小伙子,要想进他家的维修店,都要经过女当家赵丰莲的面试后,方可进店工作或者学艺。假如,过不了她的这一关,谁来说情都没有用的。因此,假如是本地人想来她家工作。都会找一些跟赵丰莲关系不错的人套近乎。要么就是称她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只要她觉得有眼缘,然后经过她的三天进店试工考验。她说可以用了,那才能用。她说不能用。那她准会拍拍屁股赶人家走人,连个回转的余地都不会有。对于来点学艺的年轻人,她就更加地挑剔了。就跟人家挑女婿似的,只要她不顺眼,立马就叫人家走人。也不管是什么来路。即便是自家的亲戚家的孩子,她也是这样。前不久,由于她孩子姑姑家的孩子来学艺的事情,她还把自家的小姑子给得罪了。只到现在,她小姑子都还记着她的仇呢。

 就为了这件事,方师傅也跟她闹了好几天。

我就这么个大侄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不要就不要了?孩子还小,只是有点贪玩而已。你有必要为了他去一趟网吧玩游戏,回来迟到了,你就不要他了。我教谁不是教呀?我收他做徒弟,又不是你收他做徒弟。你有必要这样跟我妹妹过不去吗?多收一个,少收一个,又不用你来操心。你何必这样跟我过不去?你叫我以后怎么跟我妹妹交代?

“ 交代?交代什么呀?你当我这里是幼儿园?他爱上哪里去学手艺就去哪里学手艺。我这里不差徒弟。

“ 帮帮忙,可以吗?你搞清楚再说话。是我在收徒弟,不是你在收徒弟了。他是我亲侄子。不是别人。他就是一分钱都不交给我,我也愿意教他学艺。

“ 这个家是我当家,我说了算。我就是没看好他。你瞧瞧他那个样子,我就是不顺眼。

“ 你当你是在挑新姑爷?我是在收徒弟!凭什么家里的事情全是你说了算?我才是家里的当家男人。

“ 你当家?你当家,这个家能有现在的样子吗?没有我管理这个家,你能有现在的好光景?

“ 你管理啥了?要不是我在带着徒弟和师傅们工作,你去喝西北风去吧!看把你能干的。老方为了侄子学艺的事情,头都被搞痛了。一边是强势霸道的老婆,一边是妹妹家的孩子,自己的亲侄子。他是烟囱里生焖火,两头受气。自己总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的妹妹。

这有什么呀?你不就是开店的时候跟他们家借过几万元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娘我现在有的是钱哦。再说了,我把借她们家的钱都还给他们家了。该两清了。

“ 你就认识钱。你还有亲情和人情味吗?人家可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主动帮助过我们的。我要不是她哥哥,你要不是她亲嫂子,人家会借钱给你?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德性?

“ 我就这个德性了。怎么的?你还想控制着我们现在的这个家不成?门都没有。你不能好好想想,要不是我,维修店能有眼前的这么大好前景?你再想想,要不是我,我们家的姑娘星平能找到现在这个好女婿文兴海?赵丰莲还想说什么。方师傅立马抢过话题说老婆。

“ 你还好意思夸兴海?这几天,你没有少在我面前嘀咕着:要叫孩子们离婚。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当妈的?两个孩子恩恩爱爱的,一家三口子甜甜蜜蜜的。可是你,就是要横挑鼻子竖挑眼睛说兴海不好。你是钻钱眼了。早晚闺女会被你逼出事情来。当初这女婿可是你自己帮助闺女挑出来的。现在,你怎么就又看不好这孩子呢?兴海这孩子是个好孩子。人孝顺,顾家,不赌不嫖,人很勤快老实。长相也很帅气。他是我这些徒弟中,我最看好的徒弟。人很聪明。你说你怎么就会有想叫孩子们离婚的想法呢?你是不是脑子里生毛病了?

你脑子里面才生毛病了。我过去确实是很看好他。他对我们的丫头也不错。可是,当初他只是说家里的弟弟上高中,妹妹上初中。可是,现在他弟弟,妹妹都考上大学了。什么都指望他。话说回来,要不是我,他能有今天吗?没有我,他能是你徒弟?没有我,他能学到你的好手艺?没有我,我们家的星平会嫁给他?要不是我帮着他管理着他的那份工资,我想,他会全部地贴补给他那个穷家。这以后的日子,那不是太亏了我闺女呀?再说了,他爸爸原来是自己开着挖土机经常出去挣大钱的。现在可好?现在怎么样了?自从前年他爸爸出了车祸,还被挖土机的铁铲给铲去了一只脚。兴海把自己的一半工资都贴补给他家人了。他不是太过分了?你说说看,我闺女是不是太倒霉了?摊上了这么个人家,将来能有好日子过吗?

“ 过去,我们再苦再难的日子都能够挺过来。人家的弟弟妹妹都考上大学,说明人家的孩子有出息。将来是有前途的呀。虽然说,眼下是有点辛苦兴海和星平,但是,等星平的小叔子和小姑子都大学毕业了,人家会记得哥哥嫂子的好的呀。

记得好又能怎么样?那我姑娘家的钱不是都要贴补给他们姓文的了?我可不愿意。那样,还不如劝说我闺女跟姓文的离婚算了。赵奉莲越说越没谱。方师傅越听越来火。

“ 啪嗒一声方师傅甩手就给了赵奉莲一个大嘴巴。方綦江方师傅实在是听不下去老婆的一嘴胡话。眼看着,维修店里的师傅和学徒一个个地进店了。赵奉莲刚刚说过的有关叫闺女和女婿离婚的事情,人家可是听的真真的。

我看你是越说越不像话。你再逼闺女跟兴海离婚,老子就跟你离婚!从来都不发脾气的方师傅,今天破天荒地说要跟老婆离婚并且提出了正面交战了。

好你个方綦江,你今天竟然敢当着大家的面打我?我跟你拼了。你不想他们离婚,那你从今天起,你去给他们带孩子去。老娘我再也不想去给他们做保姆了。我不能白白地被你打!一直以来都强势地赵奉莲,被自家的老公打了。刚来上班的师傅和学徒看见他们两口在吵架,而且在打架,赶紧地上前拉架劝架。

“ 方师傅,算了吧,你一个大男人不能打女人的。嫂子就是有点刀子嘴豆腐心而已了。其实她没有坏心眼的。她怎么会真的指望自己的闺女和女婿离婚呢?她也许是气话。一位不怎么会说话的师傅,第一个出来劝架。

“ 我叫你打我,我叫你打我!我今天就不活了。你打死算了。我就是想他们离婚。赵奉莲不甘示弱。不依不饶地追着方师傅拳打脚踢的。可是,她哪里是方师傅的对手呢?她这是想为自己找回面子。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被人打过。村子里谁不知道,她才是方家的当家人。看见他们还要继续地打骂下去。有人,连忙去找他们的女婿文兴海和女儿星平。

其实,此时的文兴海起着摩托车跟老婆带着宝贝女儿静怡正在来维修店的路上。小两口有说有笑,好不恩爱。女儿静怡坐在他们大人的中间。小手儿紧紧地搂着爸爸的腰。也许是人小,手小,她只好紧紧地拉紧爸爸的腰部的腰带。

“ 你们看看,这两口子多恩爱呀?这一家子多幸福呀!她妈妈怎么就舍得劝她跟她老公离婚呢?一路走来,老熟人一直在夸他们两口子。

“ 你妈妈真的想我们离婚?兴海开着摩托车,一边开,一边问星平。

“ 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答应她呢?妈妈也许累了。以后,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带吧!反正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只是早晚要接送。她要是不愿意,那我们就干脆自己带回来。省得妈妈嫌弃宝宝吵闹。星平淡淡地一笑。对兴海轻声地说着。转眼就要到维修店了,忽然,远处有人眼尖看见了他们一家三口子。于是,人家就大声地叫喊着文兴海的名字。

“ 文兴海呀,文兴海,你们快点到维修店吧。星平的爸爸和妈妈正在吵架打架呢。

大叔,您在说什么?我爸爸和妈妈在吵架打架?怎么可能呢?星平抢先问熟人。

“ 我也是听你们家的店里的师傅说的。好多人在那里劝架拉架呢。你们赶紧地去看看吧!方师傅今天好像真打你妈妈了。你妈妈可能在闹在哭呢。

“ 那到底是为什么呀?早上出来的时候可是好好的呀。真是的。我爸爸怎么可能会打我妈妈呢?他从来都没有打过我妈妈的。他平时连个脾气都没有,也没有向我妈妈发过火的。兴海,开快点,我们赶紧地去看看。

静怡呀, 一会看到外婆一定要放乖点儿。一定要帮妈妈哄哄你外婆。兴海呀,你到之后,赶紧地把我爸爸请到外面去。我爸爸最信得过你的。他看见你,就会没气生了。我去劝我妈妈。

“ 是不是为了我们离婚的事情呀?你叫我怎么对你妈妈说话?怎么回答她呀?兴海心里犯嘀咕。他有点担心丈母娘此时见到自己会逼自己答应她跟老婆离婚。

“ 你就放心吧!你就只管把我爸爸带出维修店就可以了。你可以问问我爸爸的呀。他不会对你隐瞒什么的。难道你不相信我?我们这么好好的。我怎么会跟你离婚呢?!

“ 你还有完没完?你再这样,我就又要打你了。方綦江被老婆撵着追着骂着。他觉得自己在员工和徒弟面前很没有面子。要不是顾及店里做生意和影响。他今天很可能会大打出手的教训老婆的。

你不是要跟老娘离婚吗?我们现在就去离婚。我叫你光着屁股走人,你信不信方綦江?

“ 你当我怕真你,不敢离婚吗?我要是不看着孩子们的份上,我会真的跟你离婚!这都是你给逼得。

“ 好个方綦江,你有本事了,你有能耐了是吧?离就离,谁怕谁?赵丰莲还在跟方綦江死缠烂打的闹着。

文兴海加速了马力,一溜烟地就把摩托车开到了上班的店门口。丈人和丈母娘的对话,他也听见了。

“ 我今天不能就这么被你打。要离婚,先把今天的账给我算清楚了。我到底是偷汉养汉了,还是怎么着了?你要打我?赵丰莲还在闹着。

你要是真的偷汉子养汉子,老子今天就砸断你的腿。虽然不是这事,可是你非要逼着好好过日子的孩子们离婚的事情。我就不能不管!方綦江怒气冲天地说着。

“ 我要他们离婚,那是因为我想我姑娘星平将来日子过好点不可以吗?有错吗?赵丰莲还在振振有词地说着。

“ 你说的是人话吗?星平是你亲生的吗?明明两个孩子自由恋爱,情感一直很好,可是你偏偏要姑娘跟女婿离婚。做这种事情,像人做的吗?你也不怕孩子们恨你一辈子。我不打你,你就是脑子不清醒。你要想过好日子,从今天开始,不许你再提孩子们离婚的事情。要不然我还会揍你!

姓方的,你长本事了。你还想打我?你把我逼急了,我把我兄弟姐妹全带过来,揍扁你。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 你现在就去把他们请来。看看他们说你还是说我?明明是你的不对,我也不需要有没有本事。

“ 你个老混蛋。我跟你没完。我不能被你白打!赵丰莲还想纠缠方师傅。

“ 师娘,师娘,快别生气了。您家的姑娘和女婿就要到了。孩子们看见你们这样,多不好。有话我们先平平气再说也不迟的。有两个早来的徒弟对着赵丰莲说着。

“ 你们不要劝我了。我这是没办法活了。你们师傅他今天不讲理呀。他无缘无故地打我,还说要跟我闹离婚呀。告诉我,告诉我,是不是你们师傅在外面有人了?要不然,他怎么敢这样对我?赵丰莲像在发疯似地对着方师傅的两个小徒弟拉着人家手或者拽着人家的胳膊说着问着。

师娘呀,您就不要再跟师傅生气了。一会儿师姐师兄来了。您叫他们怎么办?

“ 怎么办?好办呀。不就是离婚吗?谁怕谁呀?他有本事。有能力。我现在是徐半老娘,人老珠黄不中用了。所以他才敢打我。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咽下这口怨气。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这样对待我的。姓方的,你这是叫家庭暴力。我要去法院告你去!赵丰莲一跳三个圈,原地打转转。其他的师傅和徒弟们也陆陆续续地来了。

“ 爸爸,妈妈,你们这是怎么了?妈妈您就不要生气了。兴海,你先把爸爸带出去吃点早饭吧。妈妈,您也是的,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跟小孩子似的?也不怕人家看我们的笑话?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地说说呢?静怡呀,快过来搬个小板凳给你外婆坐坐。别累坏了你外婆。星平像个临时的指挥官一样,不但劝说着妈妈,也顺势布置了一下,当天的工作事务。她爸爸开始不想走。要不是看在自己喜欢的女婿兴海的面子上,他可能还要整治老婆。

几个年轻人和兴海一起连说带劝地才把方綦江拉走。

星平呀,妈妈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被你爸爸蛮不讲理地打呢?星平呀,妈妈我实在是舍不得你呀。这个老东西,现在越来越有本事了。他不把我放在他的眼睛里了。还说要跟我离婚。啊,你告诉我,你爸爸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我呀?要不然,他怎么会敢这样地对待我呀?我这个日子是真的没办法活了。闺女呀,你可要给妈妈做主呀。赵奉莲见到闺女又是哭又是闹的。

“ 妈妈呀,您也真是的。我和兴海过的好好的。你干什么老是想我们离婚呀?您不是自寻烦恼吗?静怡都这么大了。兴海对我又好。没必要再提起离婚的事情呀。星平想开导自己的老妈。

“ 哎呀,我的闺女呀。妈妈我也是在为你着想呀。我是舍不得你跟着文兴海过苦日子的呀。

“ 我的好妈妈呀,我们现在过得还可以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我家兴海可是个大好人。人家个个在夸奖他聪明能干,脾气好。您大概不知道吧,我们村里有的小媳妇和大姑娘还整天在我面前夸他呢。他要是不好,能有那么多人嫉妒我们家?呵呵。您呀,以后就不要为我操心了。我已经长大,又不是小孩子。爸爸他不应该打您。一会我过去说爸爸。

“ 你说他什么呀?他说要跟我离婚呢。我这下脸面都没有了。刚才,几个师傅和徒弟都看见他打我了。我不能够就这样便宜他!

“ 好了。好了。您就消消气吧。爸爸一定是说的是气话而已,哪里能跟您离婚呢?都这把年纪了。星平慢条细语地劝说着自己的妈妈。

“ 我想你离婚,我是想你好。可是你爸爸不答应我这样的想法。你说他气人不气人?赵奉莲继续地对闺女说着。

“ 外婆,我说一句话好不好呀,你老是劝我妈妈跟我爸爸离婚的想法就是气人。要是爸爸妈妈真离婚了,那静怡不是就没有爸爸和妈妈的心疼了?外婆,我不跟您好了。我不爱你了。你怎么老是想我妈妈离婚呢?他们离婚了,我该怎么办?六岁的静怡直到现在才听懂外婆跟妈妈说的话的意思。

“ 你这孩子,你懂什么呀?要不是你爸爸整天地想着贴补你爷爷家,还有你小叔叔和小姑姑,我怎么会劝你妈妈跟你爸爸离婚呢?赵丰莲竟然一点点也不考虑静怡这孩子的感受。

“ 爷爷是脚受伤了。不能去赚大钱了,小叔叔和小姑姑都要上大学。他们还没有工作。等他们毕业了有了工作,我爸爸说就不会给他们太多的钱的呀。

你懂得什么呀?过去你爸爸说只有你小叔叔一个人上大学要花钱的,可是,现在你姑姑也上大学也要花你们家的钱的呀。

我爸爸是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人也都会长大长老的呀。我姑姑成绩可好呢。秋学期还拿到了好几千的奖学金的呢。我身上的花裙子就是我姑姑给我买的。人家都说这裙子真的好漂亮。

他们花去了你爸爸妈妈的好多钱,就给你买一条裙子,就把你美成了这样。你呀,一点点都不懂得你爸爸妈妈有多辛苦?

“ 我当然知道挣钱很辛苦的呀。所以我要做个乖宝宝。这是妈妈对我说的。我爸爸经常夸奖我是乖女儿呢!

“ 你乖就好吗?有钱才好!赵奉莲还在给孩子灌输着拜金术。

可我妈妈说,只要钱够花就可以了。人要有爱心,孝心就好。我在幼儿园里面还参加过爱心捐献公益事情的呢。可有意义了。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夸我了。

“ 也只有你这样的小傻瓜才去做这样的事情。以后别发傻!

外婆不讲理。我不听你的了。你欺负人。我不跟你好了!静怡还想说什么。被星平阻止了。在她看来,今天的妈妈真的是无法跟她沟通了。

静怡,你不可以这样对外婆说话!赶紧地向外婆赔礼道歉!星平的心情非常的沉重。她只好把气发在女儿静怡的身上。她一边叫着静怡的名字,一边用手使劲地拽静怡到外婆面前道歉。

“ 我又没犯错了。妈妈偏心外婆。我不惹你了。你拽疼我胳膊了。爸爸,爸爸,你快来呀,妈妈打我了” 小静怡觉得自己有点委屈,哇哇地大哭起来。

星平呀,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可以这样对静怡呢?你要是不愿意离婚,那你就想办法阻止文心海再贴补他们那个穷家!哎呀,乖,别哭!别哭!你这个小机灵鬼,怎么什么话都听得懂。星平呀,以后我们母女两个再说这样的话,要背着点这孩子。要不然,她长大之后,不要真把我给恨死了?

“ 好了,好了。别哭了。外婆不劝你妈妈跟你爸爸离婚了。可是,你要帮助外婆监督你爸爸,不许他再拿钱替补你爷爷家的里人。

“ 可是我爷爷是我的亲爷爷呀。他要不是出车祸。爷爷就可以自己开大的推土机挣钱的呀。等他脚好了,就可以外出挣大钱。但是,我爸爸说了,爷爷也快老了。不能再出去挣钱了。所以以后还要给钱给他们养老的。爸爸说每个人都会有老的那一天。

你就爱听你爸爸瞎咧咧。你看外婆不是也是自己养自己的老吗?赵奉莲也不怕别人笑她无知。还在跟孩子说话。

“ 你是我外公养老的呀。因为,我每次来这里,都是看见外公和爸爸在店铺里面修车子的呀。我没看见外婆做事情哦。小孩子天真无邪地回答着外婆的话。

“ 他们是在修理车子。可是,这个店铺大多数是外婆我来管理的呀。你是小孩子。不懂得这个道理的。

 

“ 我很懂的。外婆就是来这里管理大钱的。我外公是来挣钱的。对吧?不管你是来管理大钱还是小钱的。我就是不愿意你劝我妈妈跟爸爸离婚!外婆,你听见没有?小天使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像司令官似的用命令的口气跟她的外婆说话。

“ 你这个小东西,胆子真大。你爸妈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你就不怕我告诉你爸爸打你?

为这件事,我想爸爸不会打我的。外婆,您要是再跟我妈妈提离婚。我就天天跑来跟你闹。跟你急!妈妈呀,妈妈,我的好妈妈。别听外婆话,别要离开家,等我长大了,我来孝敬你呀,等我长大了呀,我来孝敬你呀,我的好妈妈!小静怡突然唱起来了儿歌《我的好妈妈》。但是,星平没有想到的是:虚六岁的孩子这么小。竟然把歌词修改了一下之后,唱给自己听。孩子还在一个劲地唱,孩子一边唱一边哭。星平听着听着满脸淌满了泪花。外婆听了之后,能够有点儿感触和想法。但是她心里面的那根弦却是越崩越紧了。据说这件事到目前还没有化成圆满的句号。

还有一件很气人的事情,星平的妈妈做出来之后,差点儿没把方星平气的要去寻死怨活的要出人命。

自从方师傅打了她之后,她只是安稳来了没多久的时间,就又想出来了一个馊主意。鼓动自家的本家侄女勾引姑爷文兴海。在她看来,这样既可以抓住姑爷的出轨的把柄,也可以动摇女儿星平不想离婚的念想。

   她只管我行我素地去做出格的事情,却没有考虑过闺女跟姑爷的感受,以及之后带来的负面影响和后果。

且说她本家的侄女,早就私下里看中了赵奉莲的姑爷文兴海,可是,因为这个姑娘念及自己从小就跟星平一般大的在一起长大,平日里也很要好。私下里,她们就跟亲姐妹一样的,无话不谈。有关星平的婚事家事,她是了如指掌。本来还想放弃念着文兴海的赵月娥,被自己的姑妈一嘀咕,就又在心里萌发了倒追文兴海的想法。

由于,赵奉莲的反反复复地逼着姑娘星平跟老公离婚,文兴海最近的心情也就一直的郁闷。尽管老婆说不会跟自己离婚,可是丈母娘的话语,却时不时地响在自己的耳边。有一天,赵月娥大胆地问正在跟她哥哥喝酒的文兴海说:兴海哥,听说你就要跟星平姐姐离婚了?那你离婚后是回你们老家山东还是继续地留在我们这里的山区?兴海哥,我看你还是留在我们这里好。你看看你跟我哥哥是师兄弟,你这里有那么多的师兄弟,没必要回你们老家山东的呀。就算星平姐姐真的跟你离婚,我们这里也会有人会给你介绍对象的呀。

“ 你听谁说我会跟星平离婚的?我们不会离婚的。大不了,我们一家子都回山东老家。我也不会离婚,星平也不会离婚的。

“ 兴海哥,你急什么呀?我姑姑对我说的呀。她是死心塌地地希望她姑娘星平跟你离婚的。她也不会答应你把星平姐姐带回你们山东老家的。她还对我说,你们老家太穷。整天都吃煎饼夹大葱。星平姐过不了你们那里的生活。

“ 那种日子,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日子,跟这里差不多的。我想星平会习惯过我们那边的生活的。

 

“ 小妹。你就不要说这些叫兴海不高兴的话了。我姑姑也真是的,过去看好你的是她,现在想你们离婚的也是她。真叫人想不明白。兴海,我们今天不说这些不愉快地事情。只管喝酒。” 赵月娥的哥哥赵玉贵跟兴海都是方星平爸爸的徒弟。他知道,师弟近来心情不好,就把他请到自己家来喝闷酒。

“ 本来就是这样的。哥哥,你就陪兴海哥多喝几杯吧。反正他心情不好。这样也好借酒消愁的。赵月娥对着自己的哥哥说着。

“ 谢谢师哥!我不能喝太多的酒的。一会我还要早点回去到店里看看的。

“ 看什么呀?就你傻。她都不想要你了。可你,还这样的为她们家死心塌地地拼命,真是不值得。兴海哥,你知道不知道,我姑姑叫我在你们离婚之后就来追你呢。咯咯咯咯咯咯。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呀?我听她的口气是担心静怡,她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的。她这是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真的太自私了。我真的为你担心哦。你不知道,星平有多软弱?什么事情都听她妈妈的。你怎么就那么地相信星平不会变心?我只会为你担心她会跟她妈妈一样,势利眼,把钱看的太重,狠心地跟你分手。

“ 小妹,你不要胡说八道的。星平妹妹不是那种人!他们两口子感情很好的。你不要听姑姑的话,也不要介入人家家里的事情。再怎么说,星平也是我们家亲戚。兴海就更不是外人了。听哥哥的,有时间在姑姑面前帮兴海说的好话。兴海身上的担子真的太重了。

 

“ 我怎么帮助兴海哥哥呀?我看要是她老是这样对你,你还不如真的跟星平离婚算了呢。省得受窝囊气。赵月娥像是在劝说兴海跟星平离婚,而不是劝人家不离婚。她哥哥一听她这样劝兴海,很是生气地对自家的妹妹说道:小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劝人呢?你不是跟星平是好姐妹吗?你今天怎么会想着人家离婚呢?他们要是真离婚,你又能好到哪里?以后不要这样的乱说话!” 

“ 我要是不看着爸爸和星平份上,我真的想早点离开这里。玉贵师兄,谢谢你!有你这样的师哥真好!我可以说说知心的话。

“ 兴海哥,你以后要是再遇见不顺心地事情,就来我哥哥家吧。你就当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都会把你当成自家人的。赵月娥抢着话头跟兴海套近乎。

“ 小妹,你这是怎么了?你跟星平可是打时候一起长大的姐妹呀。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玉贵呀,你不要听你妹妹的话。你师弟想少喝点就少喝点吧。省得他回去后,又要受他丈母娘的气。月娥她嫂子,似乎从小姑子的话语中听出了味道。只不过,她不想说破小姑子的言语之外的意思而已。

“ 兴海哥,你要是真想回山东的时候,也带上我吧。我也想去你们老家的那个地方看看风景的。听人家说,你家里那边离泰山很近。哎呦,兴海哥哥,您真的有点醉了。以后呀,可别这样了。兴海哥,您看看您现在的样子,真叫人看了心疼哦。

“ 小妹,你在说什么呀?不要说这样的话。赵玉贵制止小妹赵月娥。其实,他不知道,此时门外,正有个人向他们家走来。那个人正是赵奉莲。赵月娥就是说给她姑姑赵奉莲听的和看的。

“ 哥哥呀,你不要阻止我哦。我真的想追兴海哥哥的呀。反正,我姑姑已经跟我挑明了说了。是她叫我追兴海的。哥哥呀,嫂子,你们说我是早追兴海哥哥和迟追兴海哥哥不都是一样吗?那我干什么非要等他们离婚之后呢?我想好了,如果,哥哥嫂子不反对,我现在就追。呵呵呵呵呵。

“ 小妹呀,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的真话呀?嫂子我听不懂。你该不会真的看上你师兄兴海了?嫂子急切地问赵月娥。

“ 嫂子,您看我像是在说开玩笑的话吗?当初,要不是她兴平,说不定,兴海就不会成现在的样子了。赵月娥似乎在抱怨什么。

“ 我说妹妹呀,你可不能有这样想法的。兴海爱的是星平。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可不能插上一杠子。你这样做不道德!不管怎么说兴平也是你姐姐。你要是这样做下去,会害死星平的。她可是一直把你当成她的亲妹妹看待的呀。嫂子有的心急了。因为,平时星平和兴海对他们家常有照顾的。她于心不忍。

“ 嫂子呀,我不怕人家说三道四的,你怕什么呀?呵呵呵呵呵,你看他醉酒的样子,多可爱呀!?我还想真敢亲他一下呢。呵呵呵呵。说着话,赵月娥好像真的要低下头去亲吻已经有点醉酒的文兴海。

“ 赵月娥呀,赵月娥,你怎么这么的不要脸呀?兴海可是你姐夫呀。你竟敢背地里欺负我们家的星平。赵奉莲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情景,叫她看傻了。她没想到,赵月娥会真的看上自家的姑爷。

“ 姑姑呀,您这话就不对了。什么我这么不要脸呀?不是您叫我追兴海哥的吗?难道你后悔不成?” 赵月娥的话,让自家的哥嫂听了之后,既有点傻眼,也有些惊讶和尴尬。她嫂子连忙上前打圆场地对赵奉莲说:姑姑呀,我小姑子是在跟您开玩笑的。您可别当真哦。

“ 我都听的真真的。你说她一个姑娘家的,怎么一点点不知道羞耻呢?平时我们家星平对她就像自家的妹妹一样,可是她今天却对着她老公这样轻浮。她也不怕丢了你们赵家的脸面。

“ 姑姑呀,我们赵家跟你们赵家不是一家子吗?要是........不是,那就.......更好了。我也就不用怕有什么..........血缘的关系来追兴海哥哥了。

玉贵呀,你可听听你妹妹刚才说的什么话?是人说的话吗?我们家星平跟兴海还没有离婚呢,你妹妹就想勾引我们家的兴海了。你这个做哥哥的是管不管?

赵奉莲,明明是你叫我追兴海哥哥的。你怎么说反悔就反悔了呢?我追他又没追你哦。” 赵月娥也没有礼让赵奉莲。

“ 我看你呀,真是有点花痴,真是翻天了。兴海是我们家星平没有离婚的男人,你一个黄毛丫头,竟然不知廉耻地说要追我们家的女婿。你要不要我把你拖出去请众乡亲评评理。赵奉莲越说越气。虽然自己最近一直没看好文兴海这个姑爷,可是,再怎么说,她也不能容忍别人,在她姑爷跟姑娘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就出现眼前的这样的事情。她眼睛里面可是容不得一点点的沙子的。

有人曾经这样的说过:生活对于每一个人而言,它都是公平的。它不是随风漂移的雨影,也不是一触即破的泡沫。只要我们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待得与失,用心感悟,仔细发觉,你就会发现审美活动是主观性和客观性的高度统一,了解美学理论,不是要求从抽象概念出发去理解美,而是让我们对现实生活更多一份敏锐的观察力。因此,有的人做的那些事,就是那么的不可触摸,无论谁怎么的绞尽脑汁地去看待生活的阴暗面,但是,最终是黑暗之后,总会看到冲破黎明前的曙光的。

赵奉莲,平时就是一个没人敢欺负的主,今天遇见了自家的本家侄女,这样的在背地里欺负她的闺女星平。她就像发疯地母老虎,就差要跟赵月娥拼命。

“ 玉贵呀,还有她嫂子,你们可给我听好了。要是你们家的丫头,再敢勾引我们家兴海,小心姑奶奶我一把火,把你们家的房梁都给你们点着了。还有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给我把话听好:从今以后,但凡你再敢这样对兴海。小心姑奶奶我打死你!

“ 你打死谁呀?你当我是你家里的姑娘方星平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还就偏偏要倒追文兴海呢!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赵月娥是一个九零后的小姑娘,可是她也是个敢爱敢恨的小姑娘。此刻的她,也不甘示弱,也许是今天见文兴海来她哥哥家喝酒,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很少 的原因,因此,她不知不觉之中自己斟满了好多杯酒喝到肚里。此刻的她,就像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刁蛮小公主一样。她跟赵丰莲玩起来真格的。

“ 你这个死丫头,胆子不小呀?竟敢跟老娘较劲?我告诉你,你要是这样欺负我们家星平,我就叫你们家老家的人都知道你是什么货色!

“ 姑姑呀,姑姑,您就不要跟我们家小姑子抬杠了。她就是说的是气话和激将法。您老就不要跟她小孩子一般见识!有什么事情,我们还是在县城里说的好。不要把事情传到老家去。我的公婆哪里能够受这样的气呀?” 月娥的嫂子带着笑脸劝说着赵丰莲。

“ 你们两口子可是亲眼看见,亲耳朵听见她说什么的。这不能怪我赵丰莲。

“ 什么亲眼看见,亲耳朵听见呀?我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不像你,一肚子坏水,一肚子花花肠子。是不是你叫我追文兴海的呀?你不是一直想他跟你闺女离婚吗?我现在可是真的想好了,也做好了思想的整备了。我从今天开始就开始倒追文兴海!我看您能把我怎么样?你要去我老家告诉我爸爸妈妈,告诉全村子的人是吧?那你就去告吧!我还要去告你呢!我一会就去找方星平,我就把你叫我追文兴海的事情也告诉她。我还要告诉你,我要对她说:按照您的旨意,我真实向她宣告:我立马就要去追文兴海了!

“ 我说你这个丫头,还要不要脸面呀?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你要是敢去告诉星平,姑奶奶我就你死定了!

“ 你以为我像你们家的星平一样,就跟一只温柔的羊羔似得,由着你摆布呀?你能说,我怎么就不能做呢?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你的?你算是哪根葱呀?” 赵月娥刚才所说的一席话,可把自家的哥哥和嫂子吓坏了。

“ 玉贵呀,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地把你妹妹带走呀?不不,不!是把你师弟赶紧地送回去!小妹呀,月娥,听嫂子的话,不要再跟姑姑瞎闹腾了。跟嫂子回家!姑姑,您呀,我也不多留你了!您就跟我们家玉贵一起把兴海师弟弄回家吧!

“ 我今天还就不走了。你这个小丫头,今天一定要给我一个保证!赵丰莲像似抓住了月娥的什么把柄似得,一定要月娥给她一个保证。

“ 我给你什么保证呀?你算老几?

“ 姑奶奶就算是老大。我亲眼看见你偷偷地亲了我们家的兴海了。所以,我就要你给我一个保证!今后不许你再次地勾引我们家的兴海!

“ 哎呦喂,我的姑姑呀,您要是说我勾引你家的兴海的话,倒不如说是您在给我和你家文海做媒婆了哎。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呢!您到是要我向您保证什么呀?

“ 你这个死丫头,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我就不姓赵!” 赵丰莲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姑娘,竟然是这么的强势,看她的心思,可能真的用情在了自己的女婿兴海的身上了。急的赵丰莲要跟她玩命。

“ 我的好妹妹呀,我的好月娥,你就不要再气姑姑了。听话,你还是先出去找个地方醒醒酒吧,看你今天满嘴的都是醉话!她姑姑呀,您老也不要生气了。月娥是您老看着长大的。她什么脾气和性格,您比我更加地了解她的呀!我的好姑姑呀,您就等我小姑子酒醒了之后再说她,或者教训她也可以的。您要是一直这样坚持要我们家小姑子向您保证,我觉得真有的不妥。您老要是平时不跟我们家月娥开玩笑,她今天哪里会发酒疯呢!

 

嫂子,你别劝我了,我没醉了。我说得都是心里面的话。赵丰莲呀,赵丰莲,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姑姑的情分上,我能够等到现在没有找对象吗?全是你们家星平害的。要不是你,要不是你们,我兴海师哥会受那么多的委屈吗?你这样老巫婆,你自己不想过好日子,也不让别人过好日子,你还是不是人呀?兴海师哥,哪里配不上你家星平?你整天地想着法子逼他们离婚。怎么的?你都不愿意要他了,我就不能追他了?你说过的话,难道是放的屁不成?你这个老巫婆,我恨死你!你竟敢跑到我哥哥家来闹腾?谁怕谁呀?” 赵月娥好像是跟喝了酒的醉鬼一样,竟说酒话。嫂子看在眼里,听在心里。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当事者迷,旁观者清。此时此刻,嫂子总算弄明白了,自家的小姑子,为什么一直不愿意找对象。可是,妹妹却是爱错人,爱错了不该爱的人。这也许就是人家说的另外一句话:有缘无分。

“ 月娥她嫂子呀,你今天可是啥都看见,听见了。人家不是有句话叫着:酒后吐真言吗?你看她哪里是说醉话?分明是心藏祸水,不安好心。” 

“ 姑姑呀,您老也真是的。您是不是真的找过我们家月娥,叫她追兴海师兄的呀?

嫂子在摸底式地试探着问赵丰莲。

“ 前不久,我是这样的跟她说来。可是,我哪里知道她会当真的来想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当时也是一时间在气头上,随便说说而且的呀。她嫂子呀,您可要给我们家星平做主呀!我们家的星平就拿你一直当她亲嫂子对待的哦。你看看你的小姑子,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家的星平呢?要是我们家星平真的知道,她会是这样的一个人,那我们家星平不要伤心难过死了。她嫂子呀,你说我们家的星平怎么就这么的命苦?这么样的倒霉呢?今天要不是我来得及时,要不是你们两口子在场,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家的这只小狐狸,会做出什么样的出格的事情来?

“ 她姑姑呀,您老说这样的话那就不对的了。要不是你想出这个馊主意害兴海,我们家的月娥,怎么会这么傻地就真的上了您这只老狐狸的当呢?现在可好,我看这件事,还是您自己想个办法解决吧!我和她毕竟是姑嫂关系。她哪里会听我的话呢?我公婆的话,她都很少的。如今的孩子呀,就这样。像你们家星平那样的能有几个呀?

“ 这个死妮子,今天可把我给气疯了。她今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呀?怎么会这样?是跟我们家兴海拼酒喝成这样的吗?赵丰莲忽然地问月娥的嫂子这句话。

“ 哪里呀,兴海是在跟玉贵喝的酒了。没有跟她喝酒了。她好像是自己给自己斟满了酒给喝醉的。以前,从来没有过了。听说你在一直劝说星平跟兴海离婚,她高兴的不得了。可是,人家兴海心里,只有你们家星平。您看看现在把这件事给搅和成什么样子了?月娥的嫂子对着赵丰莲说着。

“ 那我不管其他了。我只希望你们能够管住她在我们家星平没有离婚前,不要插杠子就好!” 赵丰莲现如今把个烫手的山芋塞给了月娥的嫂子了。

“ 您现在说的多轻松呀?我这个做嫂子的可做不了她的主。您老也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我们的身上。赵丰莲一听月娥的嫂子说这样的泄气的话语。她自己也是六神无主了。无奈之下,她不得不用手拍打着自己。然后,她摇摇头跟月娥的嫂子摆摆手就离开了月娥的嫂子家。

 

事后,过了好几天,赵月娥很是不甘心,于是,她添油加醋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方星平。但是她没有把自己真的暗恋文兴海的事情告诉星平。星平不知道真相,可把自己的老妈妈给恨死了。可是赵丰莲毕竟是自己的亲妈妈,要是换上别人,她准会找人家去理论去了。

“ 星平呀,我们是姐妹,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成长。你妈妈是不是不地道呀?

这不是坑人吗?要是换上其他的人,我非闹腾她们家天翻地覆的不是?她把我骂地一塌糊涂的呀。我以后可怎么做人?你家兴海是个大男人,当然无所谓了,可是我呢,我可是一个小姑娘哦。你要是不相信,你就到我哥哥家问问我嫂子好了。星平呀,你妈妈假如以后还这样对我,那我就不客气了。那我可真的要追你家的兴海了。不然话,我以后还怎么在这里过日子?你妈妈还说,要回我们老家去找我爸爸妈妈评理呢。我的星平姐姐呀,你到是告诉我我该怎么办?说着说着,赵月娥真的抹眼泪了。

“ 月娥,我的好妹妹,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就不要哭了。我们家的兴海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吗?我会找我妈妈说说的。我希望她不要干涉我们两口子的事情的。平时就很善良的星平,根本就不知道,赵月娥是在跟她耍小心眼。

“ 星平姐姐,那我就看在你的份上,不跟姑姑计较了。可是得要叫她下不为例才可以的。要不然,我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去倒追你们家的文兴海了。

“ 你呀,就是爱跟我开玩笑。你以为我们家的兴海就那么点轻而易举地被你追到了?他是不会被美色和金钱所诱惑的哎。你呀,还是省省心,看有合适的找一个美男子把自己给嫁出去吧!就不要这样地给姐姐我心里面添堵了。我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妈妈就已经够闹心的了。快的儿檫干眼泪,再哭鼻子,就会被人家当成大花脸的小花猫了。星平坦诚地对待赵月娥说着。

“ 星平姐,我跟你说的话,你可要当真的哦。你要是制止不了你妈妈的所作所为,那我就不当你是我姐姐了。你妈妈还在一直的找兴海哥哥的麻烦。你难道不知道,你妈妈为了速成你们离婚的目的,都把你们的房产名字弄在了她自己的名下了。她说那房子是她花钱给你们结婚的时候买的。可是我听人家说,兴海家也拿了好几十万的。你妈现在就是嫌弃兴海哥哥用钱贴补你小叔子和小姑子。因此,你们的婚姻可能维持不了多久了。姐呀,你自己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呀?是不是也像你妈妈一样看待兴海哥哥呀?你要是也有这样的想法,你就先告诉我,我会帮你想想好办法的哦。赵月娥一口气说完了这多的话,其实她是在试探着方星平有没有想离婚的想法。

唉,我整天被我妈妈逼得焦头烂额的。我很纠结,也很心烦的。方星平缺少心眼地对赵月娥说着自己的苦恼。

“ 姐呀,那你是不是也动了想离婚的念头呀?我看兴海哥哥人好的。你要是真想离婚,就提前告诉我一

下。这样我也好帮助你分析分析事情的发展呀。咯咯咯咯咯咯咯...............”看着方星平这般沮丧的样子,赵月娥从内心里面感觉到有点心花怒放地。可是她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叹息和遗憾的样子。

“ 姐呀,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你可要深思哦。其他的话,妹妹我就不多说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姐妹再交心吧!把月娥送走只后,方星平就赶紧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去她妈妈家里。她想问问她的妈妈,为什么要这样的对待自己和兴海?为什么要去为难月娥妹妹?

“ 妈妈呀,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说月娥妹妹呢?人家刚才来哭过了。您这样不是要把兴海往外面赶吗?再说了,月娥妹妹那人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您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对她了。星平一想到月娥哭的时候的模样,就觉得她好像是特别的受委屈。因此,她来到自己的妈妈家之后,就这样地说自己的妈妈。

 

“ 你说什么?她还敢跑到你那里去歪曲事实真相。这个死丫头,看我以后怎么的教训她?赵奉莲听了女儿的话之后,很是生气。

“ 妈妈,您以后能不能不要再为难兴海?星平用商量的口气跟自己的妈妈说着。

“ 我什么时候为难他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我还不是为了你们一家子好吗?我说星平呀,你这么就这样的缺心眼?你知道不知道那个赵月娥,在勾引我们家的兴海呀?你知道不知道,她竟然当着我的面去亲文兴海呀?老娘要是不帮你管教文兴海,他呀,迟早都会被那个小狐狸给勾引走了。

“ 妈妈,您在说什么呢?怎么会呢?月娥不是那种人。她呀,那是帮助我试探您到底在不在乎文兴海?

“ 哎呦,我的傻丫头呀,你怎么就不开窍呢?明明是她在公开地向我们挑战呀。她自己亲口告诉我,她早就喜欢上兴海了。还说,要不是看我是她本家的姑姑,你是她姐姐.............”

我相信她不是那种人!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她一直把我当成她姐姐的。您就只当是我求您了!以后别那样,对兴海也请您多留一点点面子给他。

“ 什么面子不面子呀?人都快躺倒人家的怀里了,你还倒过来帮人家说话。我怎么养了个你这样的傻丫头?星平呀,你以后可一定要防着点赵月娥呀。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要不然,以后会有你哭天摸底流眼泪的日子的。你不能当耳边风!

 “ 妈妈,星海他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就算月娥有那份心思,文海也不会看上她的。要是真看上她,那他当初就选择她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呢?我相信他!

“ 唉,我说星平呀,你怎么就不能够相信我一回呢?我对你说的话全是真的。那丫头是真的看上文兴海了。

“ 妈妈,我有点累了,改天再说吧!我先回去了。星平心里没有底了。她心里也有点纠结。思来想去,还是先回家问问文兴海。到底怎么回事?自己默默地在心里想了一下,文兴海最近老是去月娥的哥哥家喝酒。要在过去这是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妈妈说月娥真的当着她的面亲文兴海了。这使得她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赵月娥乘着兴海去她哥哥家喝酒的时候,真的像妈妈说的那样了?......................................

 

一到家,她就见文兴海躺在床上看电视剧。自己叫他,他都当没有听见似的。

兴海呀,你在看什么电视剧呀?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你怎么理都不理我?是没听见?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星平问兴海。

“ 你怎么看电视剧看哭了?被剧情给感染了?什么电视剧,让你这样的着迷?星平又在问。

“ 不想说,那就算了。你怎么把电视剧给关了?我也想看看剧情。

 

“ 没什么好看的。我想休息一会,晚上我要去师哥家喝酒去了。你们母女就在家自己吃吧,不用等我。兴海口气冷冷地对着星平说着。

“ 你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还是生病了?要是觉得不舒服,那就不要去你师哥家喝酒了。喝醉了会伤害自己的身体的。星平边说着,边想用自己手,摸一摸文兴海的额头。

“ 你做什么呀?你刚才去那里了?是去你妈妈那里还是去了其他的地方?兴海问方星平。

“ 我去我妈妈家里了。兴海呀,我想问问你一件事情,几天前你去月娥哥哥喝酒的时候,我妈妈在月娥的哥哥家到底看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月娥跑到我们家来告我妈妈的状?可是,她对我说的跟我妈妈对我说的结果不是一个版本的。星平兴平气和地问文兴海。

“ 你妈妈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你还要问我做什么?她真的亲了我一口,你妈她是看到的。这个我得要感谢你妈!没有她,我怎么会得到人家姑娘给我飞来的初吻呢?文兴海今天说话的语气有的不对劲。

“ 你在说什么?我妈妈怎么会支持你去接受别人的吻呢?你是不是在说气话?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跟我妈在赌气。你以为我心里会好受吗?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真的很愿意去接受人家送给你的初吻呀?

“ 我能不愿意吗?我为什么不愿意?!机会难得。她今天没劝你回来跟我去离婚?方星平,我已经想好了。只要你愿意离婚,我一定不阻拦你去寻找你妈为你找到的那份幸福。

 

“ 兴海,你这是什么意思呀?请你把话说清楚!星平想不明白文兴海今天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

“ 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你要是想过我们现在的日子,那你以后就尽量少去你妈妈家里去!我家里是不富裕,是有困难,是要我去贴补他们,可是,过不了几年,我想我们家会走出困境的。你妈妈有必要这样的盛气凌人吗?金钱, 就对你们家又那么大的诱惑吗?难道亲情就没有金钱那么的重要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要那样的对待我?

 

“ 她是我妈,不是别人。就算她把事情做错了,可是我不是还和你在一起的吗?我对你的情感有其他的变化吗? ”

“ 是的,你没有变化。可是你变得沉默了,话少了、犹豫了、困惑了。你已经叫我捉摸不透了。你为什么不能像月娥性格那样倔强一点呢?

 

“ 你什么意思?你要我向月娥学习?学习她的什么性格?是去私下里去偷吻人家男人吗?星平有点着急生气地问文兴海。

 

“ 你激动什么?我不想多跟你说什么。我现在就去大师兄家里去。文兴海说完这句话,人一跃而起地从床上爬了起来。速度就像军人一样,很快地就离开了床铺。立马就要离开家。

“ 你干什么去?星平问兴海。

去大师兄家喝酒,去亲嘴!他边说话,边向星平做着鬼脸。

“ 不准去!” 星平很干脆地要阻止兴海去大师兄家。

“ 丈母娘都已经要淘汰我了,我还不找一个地方去消遣去吗?拜拜!星平大小姐!说完,人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 文兴海,你给我回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星平呆呆地看着文兴海远去的背影,泪水一个劲地从自己的眼眶里面落下来。外面开始下起了绵绵的细雨,干枯了多日的原野,总算得到了老天爷的垂帘,秋雨滋润了原野的心田。可是,方星平的心儿,好像被一根针刺狠狠地扎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恐慌字眼,好像深深地闯进了她的心田。

他,到底是真去了师兄家喝酒,还是真的把魂给赵月娥勾走了呢?.....................

 

几个月以后,有关文兴海和赵月娥的风言风语时不时地传进了方星平的耳朵里面。也传到了星平妈妈的耳朵里面。此时的文兴海,经常外出说去购买维修店里面的大量的配件。有时候,星平还听到了,赵月娥也跟着去了。又一次,方星平听说文兴海又说去师兄家喝酒,可是,等她赶到月娥嫂子家的时候,她嫂子却说,根本就没有去他们家喝酒。两天后,星平才从老乡的口中得知,文兴海跟赵月娥是一起出去一起回来的。为了核实事情是否属实,自己还特地提前赶在他们回来的必经之路的路口,暗中守候,结果真的是成双成对的回来。

 

回家之后,方星平问文兴海兴海,你这两天去大师兄家喝了多少酒?醉了几场酒呀?

文兴海告诉星平说: “喝了一斤酒,醉了一天的酒,第二天跟师兄去办事情了。今天又跟大师兄一起回来了。不相信,你就去问一下我大师兄。文兴海说过这句话,方星平,狠狠地给了文兴海一个大嘴巴。

 

“ 你为什么要打我?我做错什么了?

“ 你明明是跟赵月娥一起回来的,为什么要欺骗我?你是不是真的根月娥出去鬼混了?方星平此刻无法控制自己即将失控的情绪,她无形中打了文兴海一个巴掌。

“ 你为什么要打我?你不要无中生有的说人家的坏话!

“ 原来你真的是去跟赵月娥出去租包房了?你还好意思回来跟我说谎?我一再在努力,争取能够打消妈妈的坏想法,可是你--------- 你太让我失望了。方星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嚎啕大哭。一想起自己妈妈的逼婚,再想起如今文兴海的夜不归宿,再想想自己今天打了文兴海。

“ 哎呀,我的姐姐呀,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师哥刚刚到家,你哭什么呀?出了什么事情呀?原来此刻说话的人正是赵月娥。

“ 你来做什么?你今天还好意思进我的家门?我们家的事情,用不着你来多操心。

“ 师哥,我姐姐这是怎么了?哎,师哥呀,你脸上这是怎么了?这不是手指的烙印吗?谁打的呀?你疼不疼呀?赵月娥看样子比方星平都要关心文兴海。她一边问着,一边就要用手去抹一下文兴海的脸。

 

“ 方星平,是不是你打了我师哥?为什么?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欺负我师哥是外乡人。你凭什么要打他?你为什么要打我师哥?赵月娥的问话,这使得方星平大吃一惊的。明明是自己的老公,可是,眼前的赵月娥怎么就喧宾夺主了?

“ 赵月娥,这是我们家两口子的事情,跟你不相干。你有什么权利向我提这些问题?请你搞清楚,你是谁?这是我的家。我们两口子吵架了,跟你没关系。你先回去吧!方星平看着赵月娥的架势,就好像文兴海是的老公似的。她越想越来气。就要赶赵月娥。

“ 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文兴海好像是很是委屈的样子。

对的呀,你到是说明白话呀?凭什么要打我师哥?是你妈妈叫你回来这样对我师哥的吗?方星平,请你不要太过分了。

“ 你还好意思跑到我家里来跟我蛮不讲理?你怎么好意思还站在这里?

“ 师哥呀,我姐姐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呀?她这话里分明是在赶我走了。你该不是真的误会我跟我师哥有一腿吧?赵月娥没等方星平把话说完,就抢说出方星平都不好意思说的话语。

“ 月娥妹妹呀,你姐姐今天非要误解我是跟你一起从外面回来的。我说不是,她就急了。文兴海一生气,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 师哥呀,我说什么来着?准的又是她妈妈兴风作浪来说我们什么了。要不然,她会有这样的想法来看我们?师哥呀,我说我们一起回来的时候,就直接回家来告诉她,是怎么回事,可是你就是不听我的话。怎么样,凶相毕露了吧?那我告诉你吧,方星平,我就是跟我师哥一起从外面回来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说我师哥到底哪里配不上你呀?你是不是想着我就是人家说的那种人呀?你要那么想,那我就是那种人好了。

“ 你们都给我滚!滚!滚!” 方星平再也忍受赵月娥的狂妄架势。

“ 请你不要怀疑我们有什么,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要是不担心你们误会我,我怎么像今天这样倒霉?你就相信人家的谗言而要来伤害我们之间的关系,一会我就去问问爸爸,你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

文兴海,你这个混蛋,到现在,你还要给我演戏。你们太欺负人了。我们离婚!

 

“ 好你个文兴海呀,你竟敢把小三到家里来欺负我们家的星平。闺女呀,不要跟他生气!妈妈我是怎么对你说的?你就是不相信我对你说的话。现在你知道这个狐狸有多么的厉害了吧?星平呀,我早就对你说了,可是你去相信他姓文的人品。

“ 谁是狐狸呀?你可不要胡说八道的赵奉莲。你闺女冤枉我师哥,你也来兴风作浪的。你闺女刚才打了我师哥,你这账怎么算?赵月娥还想说什么。

“ 他们两口子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你算老几呀?你竟然跑到我闺女家里来欺负我们家星平。看我不打死,你就会到处害人!” 刚才文兴海两口子跟赵月娥正在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眼下,星平的妈妈因为不放心星平,过了看看星平。不巧被她听见和看见的刚才的一幕事情。她哪里能够容忍赵月娥如此这般的和文兴海联手欺负方星平呢?

本来就横大三粗的赵奉莲,这一次可算派上用场了。她真的冲向赵月娥,就要使劲地狠狠去打赵月娥。说时迟那时快,文兴海赶紧地冲在前面挡住了丈母娘。他知道赵月娥不是赵奉莲的对手。担心小师妹吃亏,只好自己冲在前面为赵月娥档下了赵奉莲拼命的一拳。

妈妈,你这是做什么?她哪里是你的对手?我们之间没有你想象的那种事情。请您不要这样的对待我师妹!

“ 师妹?她是你师妹吗?你骗谁呀?你是在拿我们方家人全当成傻子呢?她要真是你师妹,她会好意思过来教训我们家的星平吗?

“ 我叫你打我!你打!你打呀!我现在就报110.”赵月娥要打电话报警。

“ 你去报呀,是你跑到我姑娘家来闹事的,是你跑来欺负我们家星平的。我看人家是来管你,还是管我们家的星平?要是警察来了,我正好把你们的破事公布于众。赵丰莲认定了赵月娥就是一个闯进姑娘家的小三了。

你打呀。我正求之不得呢。省得姑奶奶花花费的钱呢。 ”

“ 师哥呀,你跟她讲什么道理呀?给她当女婿真是太亏了,太窝囊了。

他们的吵闹声吸引了好多路过这里的看热闹的人。

“ 你们大家都过来看看呀,我闺女家遭强盗了,大白天的就想往我闺女家的屋子里面闯。各位老少爷们,你们可要为我们家闺女评评理呀。赵丰莲大嗓门就像不要用扩音器的大喇叭。

“ 妈妈,您这是做什么?请您不要这样好不好?就当我求您了。我们真的不是您想象的那样。您真的不要冤枉我师妹月娥!文兴海也顾不得其他的那么多的指手画脚,只好恳请丈母娘放过小师妹月娥。

“ 文兴海呀,文兴海,过去是我不好这个我承认,可是,你也不能这样的对待我们家的星平呀?你们两个竟然欺负人欺到了家里来。各位相邻,我的左右四邻的老乡呀,就是这个小丫头,一直以来老是给我们星平小鞋穿呀。她口口声声地叫我们家的星平是姐姐,可是她背地里,却是个红颜祸水呀。亏得我们家的星平一直都把她当成自家的妹妹。你们看看她的样子和德行吧!我们家的星平你好欺负,可是老太婆我却是从来不让人给欺负的。

“ 你个老妖婆子,不许你胡说八道地来说我的坏话!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你嘴里留点德行!赵月娥没想到赵奉莲会当着众人的面败坏自己名声。她自己还有点觉得很委屈。

“ 怎么的?你还觉得我说的话,委屈了你不成?要不是你欺负我们家星平,我们家的兴海能变坏吗?

“ 妈妈,请您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不好?月娥师妹不是您说得那种人。

“ 怎么的,还没有进一家门呢,就想帮她说好话了?赵丰莲越说越气。也顾不得文兴海的感受和面子了。

“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小妹,你在这里做什么呢?来人说话的声音,有点压过了赵丰莲的说话的声音。此人,不是别人,他是赵月娥的亲哥哥赵玉贵。

“ 哥哥,哥哥呀,赵丰莲这个老妖婆她欺负人。我没法子活了。哇啦哇啦...........”赵月娥看见自己的亲哥哥,觉得自己有救星了,她一下子就委屈地哭了。

“ 师娘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怎么这么多人像似在看热闹一样的呀?” 赵玉贵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在师弟家出现了眼前的状况。

“ 玉贵呀,我的好大侄子,你来的正好。你到是给我评评理吧。怎么回事?你可以问问你家的宝贝妹妹呀。她竟然跑到我闺女家来欺负我们家的星平。要不是我碰巧赶上,你问问你妹妹,她到底想做什么?气死我了。这个日子真的没办法活了。

“ 小妹,你在这里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看热闹?师娘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对星平妹妹到底做了什么?赵玉贵,也不顾及其他,一连问了妹妹好几个问题。

“ 我什么也没做了。不就是过来看看星平姐姐吗?谁知道,她竟然打我师兄兴海哥了。我看不下去,就跟她论理了。就这么点小事情,星平她妈妈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胡说八道地说我跟兴海哥哥什么什么的。哥哥呀,你可要给妹妹我做主呀!你就这么看着你妹妹被人家骂被人家欺负吗?

“ 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是吃饱的撑得慌,还是怎么的?赶紧地给我回家!不要给哥哥我丢人现眼的。你也不怕人家取笑我们。你要是没有做亏心的事情,你怕啥?你要是真做了亏心的事情,被人家打了,那样也是活该!你现在就给我回家去! ”

“ 兴海呀,师傅叫你现在就过去呢,说有话有事对你讲呢。我们就到师傅那里说清楚吧!省得大家都不愉快。师娘呀,您要是真看见什么,或者抓住了我妹妹的什么把柄,她恁凭你处置。可是要是没有什么,请您不要这样见风就是雨的。您不想过好日子,闹得自家不得安身,我们家可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走呀,你还愣着做什么?赵玉贵指着文兴海大声地喊着。

月娥,跟哥哥走!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赵玉贵拉着自己的妹妹就要离开这里。

我今天看着你哥哥的份上,饶恕你这一回。

“ 他,不许走!我还要找他算账呢。赵丰莲不让文兴海离开。

“ 我用不着你饶恕我!你给我向大家解释清楚了,要不然,我今天就不离开你们家!

“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有什么还要说的话,那就请到师傅那里说吧!您老正好在这里,也一起去吧!我想把我的工作给辞去了。以后,我妹妹也不会再来你们家了。赵玉贵愤怒地对着赵丰莲说着。顺手拉着自己的妹妹就要走。

“ 你说什么?你想辞去工作就辞去工作呀?那你手头上的活谁来干呀?你想给我撂挑子?赵丰莲一听赵玉贵要辞去他的那份工作。她有点急了。因为他是他们家维修店的大徒弟。要是答应他,说不定其他的徒弟全给跑了,那自家的生意就没办法做了。

“ 玉贵呀,你妹是你妹,你是你。你可不能给我撂挑子呀。我们家店铺里可就指望你和兴海呢!

“ 师娘呀,像您今天的这个样子,我真的没办法再在你们家上班了。您也不能因为我妹妹太任性,而冤枉兴海。明明是我妹妹半路上碰见了兴海的,您怎么能够说是我妹妹和兴海一起外出一起回来呢?您这不是无中生有吗?赵玉贵指质赵丰莲说着。

“ 我什么时候说他们是一起出去一起回来的呀?是我们家星平亲眼看见他们是一起回来的。可是文兴海不承认呀。他们要是没有情况,那为什么要说谎话?明白的人都会看的清楚的呀。你当我愿意看到他们现在的这样结果吗?再说了,你妹妹自己承认他们一起从外县过夜回来的。赵丰莲,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赵玉贵挡了回去。

“ 我让你看到什么结果了?你家星平说是因为我才打了文兴海。你是不是也是这个想法?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不能白白的给你冤枉!赵月娥很生赵丰莲的气。

“ 我冤枉你什么了?难道你不是跟兴海一起回来的吗?我说错了吗?赵丰莲见赵月娥还要不依不饶的样子。

我们是一起回来的。但是是半路上碰上的。怎么的?公家的路,你能走得,我就不能走?赵月娥还想闹。

“ 公家的路是给好人走的,不是给不学好的人见人恨的人走的。更何况你在家里也失踪两天了,你们现在一起回来还一起跟我闺女吵架的,能怪我吗?赵丰莲寸步不让地对着赵月娥说着。

“ 你才是人见人恨的人呢。成天的一肚子坏水。

“ 玉贵呀,你看看你妹妹现在是啥样子?我闺女都被她气跑了。你可要给我一个说法。要是我闺女有个闪失,赵月娥,别怪我六亲不认!

“ 谁愿意跟你认亲戚呀?你闺女打了我师哥,你也想打他,你们不就是欺负他是外乡人吗?

“ 那是我们自己家里的事情,用不着你来当管事佬!

“ 好了,好了。你们都给我少说两句吧!大家都请散了吧!……………………….

 

 

真是很不幸。当年的国庆小长假期间,方星平和文兴海这一对原本很恩爱的小夫妻,就因为女方母亲的横刀的擦上一杠子,结果棒打鸳鸯,天各一方地把婚姻给解体了。离婚后,小静怡跟着自己爸爸,远远地离开了江西这边的已经生活了十几年的第二个故乡。文兴海带着彷徨,带着失落感,带着不能触摸的心痛,领着自己心爱的女儿,赶上北上的列车,回归日思夜想的故乡泰安。然而,方星平却因为自己的软弱,缺乏主心骨的原因,离婚后却是,一直以泪洗面。她那位很是霸道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孤女如此伤心的模样,只好请来自家的亲属日夜陪伴方星平的左右,生怕她有个什么想不开的想法出窍。

 

生活的大舞台呀,你就是一面魔镜。人也罢来妖魔也罢。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每一个角色,都会在镜子的上面,体现地淋漓剔透。敢爱敢恨,放弃所有,兴许也会多一点点忐忑。人生呀和岁月的河流里面,都会流淌着不一样的清澈的甘甜的或者是苦涩的清泪。我只希望,只希望像方星平姑娘这样的悲哀,请不要再次出现在人海!也希望天底下的母亲们,放开自己的手脚,您的孩子已经长大,已经长满丰满地羽西,可是让她们为爱自由的单飞!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