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

欧阳欣悦原创家园

 
 
 

日志

 
 
关于我

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江苏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发于《当代作家》《中国作家网》等刊物。出版的专集有《诗海飞歌》和《渐去渐远的岁月》,2014年作品在第十二届“新世纪之声*美丽中国” 征文评中荣获诗歌银奖。2015年散文诗作品:荣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此次有多个作品的在国内和网站上获奖。今年有20多首诗歌在《中国作家网》发表。目前担任网易《中国作家协会》、《中华艺术》电子刊等网络编辑。笔名有:云雷、萧湘雪艳等。

网易考拉推荐

都是游戏惹的祸(小说)原创第33节连载  

2016-07-18 23:29:42|  分类: 欧阳欣悦的小说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戏人生(小说)原创 - 欧阳欣悦 -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

 都是游戏惹的祸(小说)(第三十三)

 

听消息,冯爸爸把命殇

要股份,冯茹违心才回家

 


作者:欧阳欣悦

 

 

有了秦妈妈的帮助,冯茹再一次回到了儿子旺旺住院的病房。秦大均,因为担心冯茹变卦,所以,他才跟着冯茹一起来医院看旺旺。

对于旺旺来说,秦大均的到来,还不如不来。他再也不想见这个人。尽管秦大均,放下架子,拿着票子,装出笑脸。可是,在旺旺幼小的心灵里面,却深深地种下了一枚仇恨的种子。

 

孩子是暂时的没有问题离了,可他心底里的阴影却没办法抹去的。虽然,有冯茹在场做工作。可是孩子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跟秦大均多说一句话。小旺旺看见他,就像看见鬼一样的,不想多看他一眼。冯茹眼见到孩子这般的害怕秦大均,没有办法多沟通,只好放弃想他们重归于好的想法。为了感谢苗苗的帮助,冯茹大方地给了苗苗好几百块钱。说是个她熬夜的辛苦费。小孩子,过去要是用钱,只要跟爸爸妈妈说用零花钱,她的爸爸妈妈都会大方的给她想要的数字。可是,自从冯茹当了他们的家,苗苗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冯茹管钱管的狠厉害,一是怕秦大均有了钱再出去寻花问柳。二是怕多给了苗苗的零用钱,这孩子就只会乱花钱。虽说,秦大均被自己管理的差不多了。可是苗苗这孩子,从骨子里面对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敌意的。因此,她就想用这道程序来整治苗苗。

要不然,就会像她爸爸一样对苗苗说:我只管理你到18岁,以后,你爱怎么办,自己去想办法。对于冯茹的这种做法,秦大均虽然有的不满,可是,如今的他是正面临冯茹对他的爱情程度的严峻地考验。

 

一个星期以后,冯茹就把旺旺从医院接出来了。至于以后这孩子会不会再出现什么情况,那都是无法猜测的事情。为了不让钱家人知道这个情况,冯茹想哄着旺旺,暂时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钱海龙和旺旺的大伯伯。可是,小孩子哪天受过这样的委屈?出了院的旺旺,死活都不愿意再去秦大均现在跟冯茹住的新家里面。

本想把儿子旺旺接回来,带到自己身边继续地照顾他,可是,孩子不同意。冯茹是左右为难。她从内心里面感觉到自己很对不起孩子,对不起旺旺。她很想补偿一下自己对孩子的情感方面能够有所付出。那样,她才会觉得自己,心里面会好受些。

一听说,妈妈还要接自己去秦大均那边的家 ,小旺旺又哭又闹的。

“ 妈妈呀,妈妈,我不去那里!我要回我自己的家。妈妈呀,妈妈,你就跟旺旺一起回家吧!旺旺好想好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妈妈,妈妈。我真的不愿意再去他们家。我想爸爸。我想奶奶。我想外婆外公了。妈妈,妈妈,您不要丢下我不管我。旺旺一定做个很听话的好孩子的。”

“ 旺旺,你跟妈妈一起回去吧!妈妈这一次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旺旺不哭。旺旺是个很乖的好孩子。妈妈是知道的。妈妈只是想等你完全恢复健康之后,再送你回家,跟爸爸在一起!”

“ 我不要一个人回家!我要妈妈你跟我一起回家!妈妈,我们现在就回家!爸爸一定回来了,他一定正在家里等我们呢!”

“ 旺旺,乖孩子,你听妈妈的,先跟妈妈走,过几天我再送你回家。”冯茹一个劲地在劝说着自己的儿子旺旺。


 

“ 旺旺,你就听听你妈妈的话吧!你跟我们一起回去,过几天我们再送你回去见你的爸爸。”秦大均眼见旺旺不愿意跟冯茹走,心里很是不高兴。可是他又怕被在场的医护人员看出什么来。只好耐住性子对着旺旺说着。

“ 我就不跟我妈妈去你们家!你给我走!你给我滚蛋!都是你这个大坏蛋使得坏。我回去了就告诉我爸爸和我的大伯伯,就说你打我了。我要叫他们过来也把你的鼻子打得鼻塌嘴歪的。”

小旺旺一生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指着秦大均狠狠地说着骂着。

“ 你这孩子,不可以这样地对秦叔叔的。”冯茹担心秦大均在医护人员面前丢面子,叫他没办法下台阶,只好说自己的儿子旺旺。

“ 妈妈,你是真的不爱我,不跟我好了?你是要真的跟他过了?那我就不用你们送我了。我去找警察叔叔去!请他们送我回家。要不然,我就自己回家!”小家伙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就想自己一个人跑出医院,一个人回家去。在场的人们都很惊讶地看着这家人。

 

“ 旺旺,你这是做什么?妈妈不是不爱你。妈妈是有.............”还没有等冯茹把话说完,秦大均就生气了。

“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的不懂事?你妈妈是在为你好,你这是在不识抬举。要不是看你是一个小孩子。老子我.............” 秦大均话还没有说完。

“ 你是谁老子呀?你个秦大均呀,你他妈的真的不是人。你竟然敢打我的外孙子。你想怎么样呀?你给我再打打看!老娘我今天就跟你拼了!”刚才在一旁抹眼泪的冯茹,肠子都快悔青了。儿子这是在跟自己翻脸不认自己了。秦大均虽然是在帮自己,可是,这样的帮忙只会帮倒忙。她本想上前再哄哄孩子旺旺。可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来的,更不知道妈妈是怎么知道旺旺被打的事情的?

看样子老妈是来为外孙子来拼命的。

“ 您这是做什么呀?我不是已经向冯茹赔礼道歉了吗!您看看,这里是医院,请您注意点影响好不好?”秦大均一见眼前的丈母娘,他就有点犯难了。眼前的丈母娘还比他小三四岁呢。他当着大家的面真的不好意思就冯茹的妈妈叫妈妈的。

他仿佛看见人家都在用另类的眼光看着自己。

“ 遥遥他外婆,请您先别生气!您不了解事情的具体情况的。您不相信,就先问问小冯好了。”心急之下,秦大均总算想出了给现在的丈母娘的一个称呼.........“遥遥他外婆。”

“ 谁是你们家外婆呀。我就一个大外孙子旺旺。你这么大的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对一个几岁的孩子都下得了手呀?怎么的?你今天还想继续地打我们家的旺旺?我叫你打!我叫你打!”冯茹的妈妈气急败坏地向着秦大均冲去。

“ 妈呀,您这是做什么呀?您就不要在这里闹了。这里是医院。我求求您好不好?我们先回家。”

“ 我不是跟你是一伙的。旺旺这孩子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从来都没有舍得打他一下。你可好,就为了这么个混蛋,把孩子都打到医院来了。姓秦的,你是不是太有本事,太有能耐了?你竟然敢欺负我们家的孩子。我就跟你没个完。”冯茹的妈妈还想说还想骂秦大均。

“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地先回去吧!” 冯茹知道,自己的妈妈今天会跟秦大均闹个没完的。不得已,她只好提示秦大均赶紧地离开现场。

“ 呵呵,呵呵呵呵呵,这是谁呀?这么厉害。” 在场的有一个小护士问苗苗。

苗苗还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她在自己的心里面想,是不是自己打的电话起的作用?要是爸爸和冯茹知道这个电话是自己打的,他们准会反过来教训自己。

“ 你们都来了,我该回家睡觉了。困死我了。我不去你们那里了。我现在就去我妈妈那里。她下午关照我去她那里的。我差点儿把这件事给忘记了。老爸,我先走了。”苗苗私下里把实情告诉了小护士。

 

“ 怪不得,结果会是这样的。那你不陪他们一起回家了?”小护士问苗苗。

“ 我陪他们一起回去做什么?我还是去我妈妈那里才会清净些。”说完此话,小姑娘一溜烟地跑了。

“ 妈呀,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天都这么晚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冯茹为了安慰自己的妈妈,只好打起精神来对自己的妈妈说着。

“ 小茹呀,你怎么可以这样的看待这件事情呢?你怎么这么地对待旺旺呢?你怎么这么的舍得旺旺这孩子受这样的罪?旺旺可是你的亲生的孩子呀?” 冯茹的妈妈一听自己的姑娘这么说话。鼻子一酸,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伤心的哭开了。

“ 妈妈,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旺旺。叫他受苦了。我知道您很疼爱旺旺。可是事情已经出现了。您说我又能怎么样?我不劝您,您就会在这里没完没了的闹腾。这样,多不好。人家医院里面是有规章制度的。我们有什么事情,还是先回家再说吧!”

“我还回什么家呀?你爸爸一听说旺旺被打了,气得背过气去了。人现在还在医院的躺着呢。要不是你这样,你爸爸怎么会是现在的样子和情况呢?你倒是做的什么事情呀?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的被你给毁了。你叫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去过?旺旺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的完了。他得向钱家人赔礼道歉才可以。哎,我们只管说话了,孩子呢?旺旺人呢?”冯茹的妈妈这才发现小旺旺跑出去不见了。

“ 你赶紧地给我去找呀?这孩子,看样子是在跟你赌气了。你说你这个妈妈到底是怎么当的呀?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去找孩子。”

“ 不用找了。我已经把旺旺带过来了。一会儿,我先接他去我们的单位里面的宿舍去。他爸爸今天就很晚才能够回来的,我们明天把他送给他爸爸。”此时,说话的是米娜。她今天刚好接过钱海龙的电话,由于这次出差,事情要持续推迟时间才能够办理好,因此,他在外地赶不上回来,只好请米娜和于霄飞帮助照顾一下旺旺的衣食住行的事情了。

 

“ 哎呀,米娜呀,原来是你呀。好久不见了。你说什么?你把我们家的旺旺给带回来了?他人呢?人在哪里呢?”外婆急切地东看看西瞧瞧的问米娜。

 

“ 阿姨,他人在我身后呢。 宝贝,出来吧!一会跟你妈妈打个招呼,跟外婆说声再见。我们就去单位里的宿舍里。旺旺外婆,我们在幼儿园没有接到他,听说在医院,我们就过了。我同事于霄飞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米娜向旺旺的外婆解释着。

 

“ 你真是个好姑娘哦!要不是的有你这么好心肠的好姑娘,这孩子还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呢!我都快急死了。他是在跟他妈妈赌气呢。唉,他要是愿意跟你去,那就麻烦你了。你呀就好人做到底,等他爸爸回来就送给他爸爸吧。我可不想这孩子再出现意外的情况了。”对着米娜说过这些话之后,外婆又对着旺旺说:好孩子,外婆一会就要去医院侍候你外公了,外婆暂时没时间带你了。你呀,就跟着米娜阿姨去你爸爸的单位等你爸爸吧。你妈妈刚才被我骂一顿了。你妈妈眼下有难处哦。孩子呀,等你外公好一点,我就去接你跟我们一起过吧。”

“ 外婆,谢谢您了!不用了。我已经认了米娜阿姨做干妈了,以后我决定就跟我干妈过了。干妈,我们走!外婆再见!”

“ 还有妈妈没有说再见呢!”米娜在提醒旺旺。

“ 我们走了。你用不着为我流泪。拜拜!” 小旺旺此时的眼睛里面噙满了泪花。他用一双小手使劲地拽米娜走。外婆问旺旺:“旺旺呀,你是什么时候认米娜阿姨做干妈的呀?”

“ 就在今天。就在外面刚才才认的。我妈不要我了。”

“孩子呀,不是你妈妈不要你呀。她是有难处呀。以后你长大了就会知道的。”

“ 阿姨,那我们走了。哦,干妈呀,我们走吧!”

“冯茹再见!你要是想你儿子了,就抽空看看他吧。他还是个孩子。” 出于礼貌,米娜看到的冯茹的双眼里全是泪水。于是她主动地跟冯茹说了一声再见。孩子走,是跟米娜走的。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就像是小不点那么大的渐渐地远去。冯茹站在原地无声地哭着。

 

“你哭什么呀?现在知道哭了?你儿子现在去认别人做妈妈了。小茹呀,旺旺去你那里才几天呀?要不是你们对他凶狠地话,这孩子怎么会像今天的样子呢?还有那个秦大均,你回去后给我传个话给他:叫他好好做人!要不然,我就会对他不客气的!今天是你叫他先走呀?还是叫他躲着我的呀?你回去告诉他,他躲得过初一,可是躲不过十五的。”

“妈妈,对不起!叫您受苦受累了。”冯茹只才想到妈妈家里的近况。

“对不起什么呀?你爸爸人还躺着医院里面呢。人在接氧气。可是他非要我先过来看看旺旺。小茹呀,你爸爸这一次可能挺不过去了。刚才,他只能用手势比划着。他看我出来的时候流泪哭了。茹儿呀,你以后能不能叫妈妈我省点心呀?要不是你爸爸躺在医院里面,我哪里舍得我们家孩子,给人家带呀?你说这以后的日子我可怎么过呀?”冯妈妈说着说着就又哭了。

“钱旺旺小朋友的家属请来一下,谁是钱旺旺小朋友的家人?”一个小护士模样的小姑娘在走廊里跑着叫着。

 

“什么事情?我就是。请问一下,您找我们什么事情?”冯茹连忙地迎了上去问人家。

“你们家今天的用的药还没有结账呢。对不起,请您帮忙跟我去结一下吧。”

“ 好的。那我现在就过去。您先走一步吧!”

“好的,那我就在结账的那里的窗口等你。”

“ 小茹呀,那你就先去结账吧。我要去你爸爸那里看看了。我今天眼睛要是跳个不停的。我真的很担心你爸爸这一次扛不过去了。”冯妈妈叹气地对着姑娘说着。

“妈妈,您先别急!  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还有家里的事情安排一下,我就过来看爸爸。”冯茹安慰着自己的妈妈。

“ 唉,你爸爸那个人,平时老实的不得了,如今,为了你的事情呀,却钻牛角尖了。你去看他,他会生气的。要不等他好些的时候,你再去看吧”冯妈妈害怕老头子见到自家的姑娘就来火,就来脾气,那样对他的身体不好,因此只好叫冯茹过点时间再去看她爸爸。

“ 那您就先去爸爸那里吧!我忙好事情就过来。不能您会累坏身体的。”

“ 什么累坏不累坏呀?只要你爸爸身体好了,我就算是烧高香了。你去忙吧。我先去了。旺旺那里我会抽时间去看他的。把他放在人家,我真的不放心!”冯茹在病房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旺旺睡过的床位,她跟她妈妈道过别,就去结账了。此刻,原来在看事态发展的人们早就离开了她们刚刚说话的地方。

 

这边冯茹在医院结账,那边,被催走的秦大均到家里没多久,就接到了冯茹爸爸住院的那家医院的紧急电话通知。原来冯茹的爸爸身体自打被姑娘气得生病之后,就没怎么有好转过。前几天晚上苗苗的电话,吓得冯茹爸爸坐立不安,病情加重。原来就有血压高的他,哪里经不起这样事情的惊吓?一听说小外孙子被秦大均打伤送医院抢救。老人家一下子全身的血液涌进来脑门。又急又气又伤劳神,本来就中过风的身体,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打击,差点儿当时就背过气去。要不是冯茹妈妈及时的叫来救护车把他送进医院。那天就要一命呜呼了。好在送的及时,抢救的到位,总算保住了性命。他刚刚有点好转,可是一直担心小外孙子,一心就想自己能够早点儿看见旺旺本人。可是人家医院里面医生不同他出院。不得已,他只好发着脾气,对着冯茹的妈妈指手画脚地要她赶快地带着自己的心愿去看看旺旺。后来医生知道了他们家的情况,就叫冯茹的妈妈先出来看看小外孙子。不然叫病人再着急,医生建议冯茹的妈妈,只要把看到的情况告诉病人了,也许他的情绪就稳定了,病情也就会跟着稳定下来的。假如不是冯茹的妈妈来旺旺住院的医院看旺旺,也许,她就听不到秦大均是怎么样对旺旺说话的语气的。

秦大均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赶紧地前往冯茹爸爸就住的医院。虽说,他赶到那边的时候,冯茹爸爸正被医院推进抢救室抢救。还有生命的体征,可是,老人家刚刚缓过气来,第一眼看到来到自家人,竟然是面前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秦大均,这一看不要紧,老人家一生气,一来火气,当时就背过气出,尽管医院全力以赴地进行抢救,可是最终也没有抢救过来冯茹爸爸的生命。

“ 病人家属,你们家的病人,可能无法抢救了。”医生一边继续地抢救着,继续地努力着。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医生对着抢救室外面一直等候的秦大均说着。

 

“ 对不起!病人家属,他已经停止呼吸了!”

“ 你们再试一试吧!看看有没有脉搏在跳动的迹象?不能就这么的就放弃抢救呀!”秦大均一听医生的话,当时就急了。眼下,冯家人只有他在场。万一冯妈妈一回到这里见到眼前的状况,自己真的没办法向丈母娘交代的。自己来的时候,还跟自己的妈妈商量,他宁愿自己多争取点时间来原来陪陪冯茹的爸爸。这样,冯茹就可以留在家里多带带儿子遥遥的。孩子太小,不能离开妈妈太久。再说,医院里面的环境太差,要是冯茹在医院待得时间太长,对孩子健康会不好的。正因为他这样考虑这个问题,因此,出来的时候,自己再三地告诉妈妈,暂时就不冯茹来医院了。可是现在,冯茹的爸爸,在没有其他家人在场的情况走了。自己是没办法跟冯茹和她妈妈一个说法的。他内心里面非常的知道,现在的这个丈母娘让人很厉害的。

“ 停止呼吸了也要给我再努力努力吧!要不然我没办法给家里的其他交代的呀。”秦大均急的束手无策的。

“ 真的没办法抢救了。我们已经尽力全力了。那你现在就通知你们家里的其他家属吧!”医院里的主治医生,也不知道秦大均跟死者是什么关系?随口就对秦大均说:您是死者的兄弟还是其他的亲属呀?我们还需要您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字呢。”

“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签这个字的。要等家人的其他人都到了才可以签给你们的。你们先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秦大均赶紧地找个借口离开了抢救室门口。

“ 妈妈,妈妈,不得了了。小冯的爸爸去世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呀?我刚刚来的时候,他还活着。可是他一见到我,就来脾气,他一着急,一口气就没有上来哦。现在人没了。一会,小冯的妈妈知道了,我该怎么办呀?”

“ 那你就先通知小冯的妈妈吧。一会我过去看看吧。你呀先去看看需要办理什么手续的还有怎么处理后事的事情,赶紧地做安排吧!小冯就过一会再告诉她吧。唉,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这要是冯知道了,那我们家的孙子可就要受罪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秦大均的妈妈眼下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孙子。她对冯茹爸爸的死表示很同情,可是人死不能够复生的。对于她来说这样的事情,自己见过的多了去了。可是这一次,是冯茹的爸爸。对于他们家来说:只能是个,不是时候的问题。

“ 妈呀,人家医生问我是死者的什么人?我都没好意思对人家讲实话了。他们以为我是死者的兄弟什么的。我真的根尴尬。一下子改口真的好难好难。”秦大均过去也参加人家的好多葬礼,可是这一次,可真的叫他觉得很为难。一下子,就让他改口叫冯茹的妈妈为妈妈,他真的涨不了口的。

“大均呀,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顾这顾那的。不好意思叫,你也得叫的呀。谁叫你娶了人家的姑娘做老婆的呢?你是不是一想到冯茹的妈妈比你小好几岁,所以就觉得为难了?唉唉,死者为大!死者为大!你不叫也得叫呀。要不然,小冯她妈妈还不知道会怎么的折腾呢?!再说,她们家又没有其他的孩子,这一下子当家的就没有了,你说冯茹的妈妈可怎么活呀?不行的话,你先去你公司里面,先找点人来帮帮忙先安排一下小冯爸爸的后事吧。要是小冯跟她妈妈知道了,那还不是哭得一塌糊涂,哭得死去活来的。她们哪里还能够控制局面呢!”秦大均的妈妈提示秦大均说着。

“ 哦,对了,你先通知小冯去医院签字吧!她爸爸的事情还是她自己签字的好呀。省得再有什么麻烦的事情了。你先跟医生打个招呼,不要不好意思了。实话实说。就说你做不了主。等她过来签字。还有就是提醒小冯,为了遥遥不要太伤心了。我们这个家还指望她呢!你赶紧地打电话给小冯吧!”

“哦,我知道了。 ”秦大均挂了妈妈的电话,就打电话给冯茹。

“ 小茹呀,你现在在哪里?你赶紧地来你爸爸所住的医院吧。你爸爸快不行了。人在抢救室里呢。”秦大均没敢直接地告诉冯茹,她爸爸已经‘走了’。他怕她承受不了这样的噩耗的打击。不知道真相地冯茹,还以为医生正在抢救自己的爸爸。一听说爸爸不行了。冯茹就在电话那头哭了。

“ 你先别急,赶紧地过来吧!人家说叫我赶紧地给他买寿衣,说要在他还在的时候就穿上呢。我先请人家帮忙看一下。我一会就回来。你就在医院里面等我。我再去请点人手过来帮忙。哦,对了,你一定要把妈妈一起带过来吧。她好像是回家给你爸爸取吃的东西了。还有就是,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挺住,你妈妈还指望你呢!我一定很快就回医院来陪你们的!”................................................................

 

事后,冯茹才知道是秦大均隐瞒了爸爸去世前的真实状况,要不然,自己和妈妈就会见到爸爸的最后一面。办完爸爸的丧事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冯茹都不愿意回秦大均身边去。为此事,秦大均的妈妈很生气。人走就走了,你也不能不顾及家庭,就指望留着娘家陪你妈妈。我们秦家才是你的家。你怎么可以不看清楚孰轻孰重呢?由于冯茹这段时间老是呆在娘家。秦大均妈妈很是反感。一有时间,秦妈妈就催着儿子赶紧地把冯茹接回家。得要过正常人家的日子。

为了秦大均隐瞒冯爸爸的死因的事情。冯茹的妈妈可把秦大均恨死了。由于老头子突然地去世,冯茹的妈妈整天里流满面的。整天地抱怨秦大俊的不是。更加地抱怨姑娘:要不是你的结局,你爸爸说什么也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去了那...........没有烟火,没有怨恨,没有气息的天府王国。

对于妈妈的身体状况的问题,冯茹是特别的揪心。以后的日子里,妈妈只能一个人以泪洗面地度过自己的后半生了。想想这些伤心的事情,她把气都撒泼在秦大均的身上了。

因为要讨好冯茹的妈妈,秦大均在为冯茹爸爸的后事问题上,出手很是大方,场面也拉的很大。可是,对于这些,冯茹的妈妈并不觉得如意。从今往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自己孤独的一个人过日子了。她自己知道,即便是女儿想留在家里陪伴自己,可是,她也有现在的家庭。尽管自己不看好现在的

姑爷,可是,事实面前,她没有其他的办法做选择。认命!还是认命!谁叫自己命苦,生了个不争气的闺女,老伴没了,家就没了。哪怕是冯茹想跟她说说母女的贴心话,她也会以听就哭,一想就伤心难过。

 

这一天,秦大均又来到了冯茹的妈妈家。小茹,回家吧。你不能老是这个样子。孩子在家里闹腾了。他不愿意吃奶粉。我们真的没办法带他!我妈妈急得在家整夜整夜地抱着他在家里大大转。在这样下去,这孩子会生病的。”

“ 我打算给他断奶!别人家的孩子,不吃奶水不是一样的长大了?吃奶粉不是一样的吗?多有营养?我没心思去喂他!”

 

 “ 那你这孩子还问不问呀?他现在一口奶粉都不吃呀。你想饿死他不成吗?”秦大均着急地问冯茹。

“又不是我不让他不吃不喝的。你没看见我妈妈现在过的啥日子吗?”冯茹麻木地反问秦大均。

“小茹呀,你能不能清醒点呀?遥遥他外婆,您老可要可怜可怜我们家的遥遥呀。这孩子才几个月大呀。他就念着他妈妈的奶水,我要是有他喝的奶水,我还能来给你们天麻烦吗?”秦大均说着说着,都快哭了。

“小茹呀,你先跟老秦回去吧!别委屈了孩子。他还很小。你爸爸他人是没了,可是,你也不能不顾及喝奶水的孩子呀。我不用你来陪伴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看到秦大均可怜兮兮地哀求冯茹回家喂养遥遥的样子。冯茹的妈妈心软了。她自己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她也不想为难冯茹。

“ 那我先替我们家的遥遥谢谢外婆来了。!您老心肠真好。!小茹,现回家看看孩子,等遥遥不闹腾了,你再回来陪遥遥他外婆。要不然,你就先回去一下,把遥遥带过来一起陪陪她老人家吧!”

 

“不用这样的。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你们还是先回去过你们的日子吧。孩子还小。我这里没有你们家的条件好。”冯茹妈妈对着秦大均说着。

“只要她们母子两个能在一起,遥遥能够有小茹的照顾着。那我就放心了。”秦大均对着冯茹地妈妈说着。

“ 这样你是放心,省心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剩这个空隙就可以出去另起锅兆?”冯茹突然地从口中蹦出了这样一句话。

“ 小茹呀,你在说什么呀?我是那样的人吗?有你们我就心满意足了。”秦大均似乎听出了冯茹的话外话。

“ 不是听说你的单位里面要举办大型的什么活动吗?还说要请来很多的俊男靓女来助兴的呀。” 冯茹继续地说着。

 

“你是说我们公司的二十八年庆典活动?是有这样的事情了。这也是做一次的免费的广告呀。”

“我知道了。你要我回去可以。我想等遥遥大些,就去你的公司里继续上班。”  冯茹对秦大均说。

“你就不用去我那里上班了,只要你好好的 把遥遥带好就可以的。你还怕我养不起你?”

“我不想你养着我!你要是想跟我真想过日子的话,我想你给我在公司里面为我弄个职位。换句话来说:我想参加股东里面做的事情。”冯茹还在对秦大均说着。

“ 我真的不指望你为我挣来多少钱的。我能养活你和孩子的。你不要那么去辛苦地去赚钱的事情的。”秦大均没想到冯茹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看不想指望你养我。将来我老实也老了,你还会一如既往地爱着我吗?”冯茹好像觉得自己很没有安全感。

“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真的不用想这样的问题的。”秦大均还想解释什么。

“ 你要是真想我回去,你就答应我!要不然,我暂时是不会回去的。我最近心情一直不好。我也是一直这样想这个问题的。

“ 你怎么把孩子吃饭的问题跟股份的问题扯到一起来了?至于吗?” 秦大均有点不高兴地对着冯茹说着。

“你不是对我说过,公司是你自己的吗?你就是老大。难道还要需要其他人来指手画脚地来管理你吗?我不是你孩子他妈妈吗?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加入公司的股东圈子呢?”

“ 你还是呆在家里帮我管理好和带好孩子吧!我真的不用为了生活的问题来操心的。”秦大均好像不愿意冯茹来参加股东里面做事情。

“ 你不答应,那你就一个人回去自己去带孩子吧!我心情不好。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儿子的吃饭问题!”说完话,冯茹干脆,脱掉自己的脚上的鞋子,爬到妈妈的床上去睡觉了。

“ 小茹呀,你这是想做什么呀?儿子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呢。”

“你答应我就回去,你不答应,那就算了。你自己一个人回去!” 冯茹说话的口气很是坚决。

“ 小茹呀,不要耍小孩子气了。赶紧地跟老秦回去看看孩子吧!孩子人小,经不起你这么折腾的。你再不回去过日子,人家还以为我老太婆不讲理,不懂得人情味的呢。”冯茹妈妈在催赶着冯茹回家。

“ 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爱我了。要是真的很爱我,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会不答应我吗?”冯茹在用激将法。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地的电话声音打破了眼下的僵局。

“喂,您是谁呀?哦,遥遥的奶奶呀。什么事情呀?什么?遥遥在发热?要去医院!好的,好的。您别急,我这就叫他们回去。你们两个也就不要再说什么了。赶快地回家吧!遥遥生病了。冯茹呀,你赶紧地给我起来,赶紧地回家带着孩子去看医生吧!”

“冯茹呀,你怎么这么狠呀?孩子要不是你不给他吃奶,他怎么会生病呢。我认识你的狠!我答应你!遥遥他外婆,您看看这孩子,要不是她这样对他,孩子哪里会生病呢?!”秦大均说完话,气急败坏地就忙着要回家。

“ 这孩子是因为想奶水给想出病来的呀。你看看你,越来越不像话。赶紧地回去。你这丫头怎么可以这样呀?唉!唉!唉!”冯茹的妈妈就差没有办法对付自己的姑娘。这真是恨铁不成钢。

秦大均因为担心儿子有闪失,他不得不答应冯茹的无理要求。拿到了股份内股权,冯茹就更加地肆意忌惮地进行着她自己的计划。儿子遥遥是有了饭吃了,可是,秦大均却丢了一部分的股份。这件事叫秦大均苦不堪言,你想想,冯茹会真的舍得自己的小毛头不喝奶吗?这也应验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两年之后,秦大均公司不景气,面临倒闭。可是,冯茹却利用自己的在公司里面的善变手段,私吞了公司里面的好多的财物,并且她用她自己掌控的那部分的权利,重新开启了新的一家子公司。秦大均原本以为冯茹只是为了控制自己一些的经济权利,可是他没想到,冯茹却运用了他的人脉关系,上下打底,创建了自己的股份圈子。秦大均本以为给冯茹一点点权利,,去打发时间,去发展空间。自己就可以出去逍遥自在,享受一下外面的投怀送抱的私人空间。结果却让自己就差一贫如洗。

两年之后,钱海龙走出情感困惑的围城包围,他和米娜因为彼此感悟生活的真谛,喜结良缘,后来他们还有了一对人见人爱的龙凤胎儿女。

 

不久之前,有一个情感网站上曾经发表过这样的一段文字:现实中的很多感情,都是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淡;经得起聚散,却经不起时间考验。时间会冲淡激情,爱情也会从浪漫过度到平凡。爱,不仅是一见钟情的现在,更是不离不弃的后来;不仅是海枯石烂的誓言,更是情有相依的未来。以心换心才能用情取暖,相濡以沫才能坦诚可见。眼里看到的是疼惜,心里给予的是甘愿。安静的相随,平淡的相依,是简单的心安更是珍贵的情感。

    因此,我想,不要把情感想的太复杂。就如果人家所说的那样,缘分不是偶然,就该心向心;如果,朋友不是随兴,就该诚对诚;如果,感情不是儿戏,就该惜对惜;如果,相识不是新鲜,就该真对真;如果,懂得不是随便,就该忠对忠。有一个倾心悲喜的知己;有一个细水长流的惦记;是人生幸事。总有一些温暖,在淡雅的心间抚慰;总有一些感动,在细暖的心间流淌;总有一些铭心,在芳香的心间欢腾;总有一些快乐,在落寞的心间逗留。

    如果说,人世间的爱,是一种本能,没有谁对谁错。不期的邂逅,谁也无力抗拒“理解与懂得”的魅力。爱,不是婚姻的代名词,情有独钟,是好的;相互的欣赏,是好的;无奈的转身,也在情理之中,“情”字本无解,只道是相诉;相映;相惜,相念。人生,因缘而聚;因情而暖。

    。    人生,因缘而聚;因情而暖。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来的,欢迎,去的,目送!一切随缘,顺其自然!人世间的事情勉强终归不能如意,强求势必不会甜蜜!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心尽力做好自己,世事大抵如此,努力无悔,尽心无憾!

  ……

    那些 , 动了真感情的人,总有最卑微的情愫。因为太在乎,总怕被忽略;因为太付出,总怕被辜负。小心翼翼的维系,不顾一切的倾注。有时无关紧要,却能让心伤痛,有时义无返顾,却让自己体无完肤。心情常被其左右,往往一句话,就默默心动;一个忽略,就隐隐心痛。一味的依赖,无谓的奔赴,无所保留的去给予去掏空,不留余地的去感伤,去凄楚。

    其实一份好的感情,不是追逐而是相吸,不是所求而是相投。爱可以守望但不奢望,情可以包容但不纵容。真心相对才有透彻心扉;理解懂得才有惺惺相惜;相濡以沫才有恒久相依。只有沟通,才能让心回应;只有懂得,才能爱有眷恋,情留心中。人生,因缘而聚;因情而暖。

 

总而言之,真情感是不能背叛的,如果背叛了,哪里还能够找寻到真爱?如果真的背叛了什么,我想,上苍也会发现背叛人的轨迹,那样,就会承受付出的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