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

欧阳欣悦原创家园

 
 
 

日志

 
 
关于我

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江苏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发于《当代作家》《中国作家网》等刊物。出版的专集有《诗海飞歌》和《渐去渐远的岁月》,2014年作品在第十二届“新世纪之声*美丽中国” 征文评中荣获诗歌银奖。2015年散文诗作品:荣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此次有多个作品的在国内和网站上获奖。今年有20多首诗歌在《中国作家网》发表。目前担任网易《中国作家协会》、《中华艺术》电子刊等网络编辑。笔名有:云雷、萧湘雪艳等。

网易考拉推荐

都是游戏惹的祸(小说)(16-17) 原创  

2015-01-19 22:48:34|  分类: 欧阳欣悦的小说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戏人生(小说)原创 - 欧阳欣悦 -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

 都是游戏惹的祸(小说)

作者:欧阳欣悦

 

(十六)跟大伯哥告别

回到姑娘家里,冯茹妈妈,见钱海龙只是拿了自己的文件夹和一卷图纸,就跟米娜和小于去公司了。临走时,海龙回头对大哥和她打了招呼。

 : 哥,妈妈就麻烦你去接她过来了。跟她说一声,我开完会就过来。不要说我生病的事情。身体也检查了,没有什么大毛病。请她放心。不要为我担心。

转过身来,他又对丈母娘说:“妈妈,您要是不想回家,就留下来陪陪我妈妈。开完会,我会很快回来的。关照我妈妈别为我着急。有时间,就把旺旺带过来,您跟我妈妈带孩子一起出去逗逗。我担心她过来后,不习惯这里的环境。家里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你这孩子,跟妈妈我客气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会陪着老姐姐出去走走的。你就放心去开会吧。晚上,早点回来。我一会去菜场买点菜回来。再去买点鱼做清蒸的

给你吃。还有,旺旺他喜欢吃大虾,你妈妈,难得来一次,我呀,也去多买的其他的菜回来。我们一家人,聚到一起不容易。”

“ 海龙,我接来妈妈之后,就先回去了。你嫂子在家里等我有急事。要是有其他的事情,等你开会回来后再说吧。”

“ 大哥呀,你怎么说走就走了?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吧!您是个大忙人,很难得来一回兄弟家走走。你能不能改天回家?” 冯茹妈妈想留下海龙的大哥。其实,她是想跟大哥谈谈姑娘和女婿的事情。在她看来,钱家大哥,应该是钱家的当家人。他应该不会看着兄弟和弟媳妇离婚的。此时的冯妈妈,心里,还是很想姑娘的这个家能够保住。不能撤散了。为了姑娘的未来和幸福。冯妈妈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可是,她却不知道姑娘自己的心思。但是,她在心里想,不管姑娘听不听话,她都要先努力一下。要不然,自己就太对不起海龙这个好女婿了。还有旺旺这个可爱的小外孙孙子了。她想等钱妈妈来了之后,在钱妈妈跟前,使出浑身的解数,也要,请求钱妈妈和钱家人,看着旺旺这孩子的份上,最好能让这个家,不要解体。

 

“ 谢谢,阿姨!我家里真的有事情。我要先回去看一下。我弟弟,最近身体不太好。我不在的时候,还请您和您的家人,多照顾点他。医生说:他不能再受刺激了。”

 

 “ 看样子是真的留不住您了。那你有时间,就过来看看他们吧!我会尽心尽力的照顾海龙的。我就把他当着自己的儿子一样看的。我这辈子呀,就生小茹这么一个姑娘。大哥,有不到的地方,还请你们多多的原谅!那我就先去买菜了。”冯茹妈妈觉得,自己在这里留着,很是尴尬。只好选择了去菜场买菜的事情去做。接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再跟钱家人多说话了。

 

“ 阿姨,我们把您顺带一程吧。省得您多跑路。这样,您也可以早点回来,等着旺旺的奶奶了。”米娜,关心的对着冯茹妈妈说着。她这么说话,帮助冯茹妈妈打破了僵局。

“你真是个好姑娘。谁要是娶了你,真是谁家的福气。”冯茹妈妈很会说话。要不是,自己家的姑娘不争气,也许,她还可以跟人多说点话,她才觉得痛快。可是,姑娘家的事情,可把她折磨惨了。害得她,总觉得比人矮一截。她从内心里面,指望着,能够,挽回这样的局面。

 

“阿姨,您真会夸奖人。呵呵、呵呵呵呵。不多说了。我们一会回到公司,就要去总公司了。”

“谢谢你了。我呀,还是自己走过去吧。路又不远。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你们就先走吧!我们家的海龙,刚从医院回来。还请你们二位帮忙在开会的时候,照顾照顾他。我真有点不放心。”冯妈妈看着女婿说着。

“ 放心吧,阿姨,我们会照顾好他的。我们设计室里,大家都在指望他呢!他可是我们公司的‘宝贝’。呵呵、呵呵、呵呵、、、、、、。”

“ 你这姑娘,真可爱。那就麻烦你们了。再见!”

“再见!”

 

各自分开,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冯妈妈买菜回来就在姑娘家等着亲家母。大哥,接来了妈妈之后,就忙着回了自己的家。

 

没见到儿子的钱妈妈,心急如焚。她心里特别的担心海龙,经不起太多的打击。

她本以为,儿子,还在医院。后来,大儿子告诉他。海龙因为要参加总公司的重要会议。已经从医院回家去公司的路上了。

钱妈妈特别的心疼这个儿子。她觉得,海龙太不容易了。还这样支撑着这个即将破碎的家。

她很想借这次来的机会,跟媳妇谈谈。可是,心里很矛盾。这种事情,做婆婆的怎么好意思先开口问媳妇?如果,不问也不说,她觉得真的是太委屈自己的儿子了。人心都是肉长的。想来想去,她觉得不如先跟亲家母好好谈谈。

 

难得一见,难得叙旧。钱妈妈的朴素、耿直的秉性,可以说是:标准的乡下妇女,乡下母亲的代表形象。为了海龙家里的事情。她已经私下里都哭过好几回,摸过几次泪。但是,她最终还是选择,趟过这趟浑水。因为,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二儿子即将破碎的家。

 

 清晨,她接到大儿子的电话,说海龙又一次住进了医院。她很是担心。人们常说:孩子是妈妈的心头肉,这话一点儿也不假。她的海龙儿,虽然快到三十岁了,可在她的眼睛里面,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是她牵肠挂肚的人。由于海龙不是跟她生活在一起的。她不免得有点把心儿倾向于海龙这一家。在妈妈看来。海龙比老大,实在。思想比较简单。他除了工作、学习,就是家庭和老婆孩子。很少融入到群体的热闹的场所。在她看来,孩子是一个爱家顾家而且也懂得孝敬她的好孩子。她知道他在城里工作、生活的很不容易。可是,媳妇的事情,搞得海龙真是伤心伤肺的。

早上出来的时候,邻居问她去哪?她说看儿子。她没说媳妇的那点破事。她怕被人家看自家人的笑话。她说她老是想着小儿子和小孙子。

邻居还以为,她是因为大儿子经常外出做生意,大儿媳就会少来她家里陪伴她。她感觉孤独。她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抚养大,真的很不容易。

邻居惹她开心地说:海龙妈妈,你呀这次去你小儿子家,就多呆几天吧。省得来来回回的折腾。多辛苦?要不干脆就把家里的东西。捣鼓捣鼓变卖了,就搬到城里去居住。那样,你也就可以成为一个城里人了。

 

钱妈妈知道人家是在跟她说笑的。就对人家说:“城里再好,也没有我们这里的乡下环境好。我们这里没有空气的污染。人不是说过:金窝,银窝,再好。也比不上我们自己的穷窝窝好!在家里,都是乡里乡亲的,要是到城里生活。那不把我给急死才怪。抬头,都见不着一个熟悉的人。那日子怎么过呀?我去几天就回来。”

 

“ 您不是刚回来没几天?怎么又去了?该不是老二家出了什么不省心的事情?”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孩子们了。一想他们,我晚上就睡不着觉了。想来想去。就今天去他们家呆几天就回来。”

 

钱妈妈脸上,勉强地装出了笑容,对邻居说着。然后,找了一个怕赶不上班次的理由,就跟人家打了一个招呼,离开了自己的村庄。

 

 

“大姐呀,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不要太累了。您刚从车子上下来,就不要跟我抢家里的事情做了。”冯茹妈妈,她在套近乎。

 

“ 都是家务事,没什么好忙的。一会就好。”钱妈妈嘴里回答着,心里在想怎么跟冯茹妈妈说起冯茹的事情。

 

“大姐呀,真是对不起 !我那不争气的丫头。可给我们冯家丢死人了。唉,都是我平时没有管教好她。您就给她一次做人的机会吧!其实,她也是被人家给欺负的。如今,走到这一步,我也不知道怎么是好?我们是老姐妹,您是了解我们家的。这孩子,要不是无意失足。哪里会像现在的这个样子?海龙是个很孝顺的孩子。我知道他受委屈了。是我们家茹儿对不起他。其实,她也想回头。要不是那个姓秦的老是厚脸无耻的缠着她,老是说要叫海龙难看。我们家的茹儿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海龙一直身体好好的。最近是,人也瘦了,体也轻了。还不能受气。”

 

“ 您不知道,昨天,我家老头子回家就对我说,可把我吓坏了。好好的身体,怎么就??唉。好在,这次检查出来。没有大碍。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

冯茹妈妈,说着说着,就有点走题了。钱妈妈心里想,要不是你姑娘,我儿子哪里会有这样的毛病?难到要我们家的海龙,为你姑娘戴一辈子的“绿帽子”。钱妈妈越听越生气。可是总得有个说法。

“大妹子,那你这么看待这件事情?怕人家纠缠就还来往?怕人家纠缠就不考虑后果?你刚才说什么?你说那个混账东西,还要叫我们家海龙难看?你叫他敢?大不了,我们家去报警。他欺负了我们家的人,还要反过来找人的麻烦。我就不相信,这里没王法了?你姑娘怕?你是不是也怕人家?”

“ 大姐呀,我这不是怕坏事情传千里吗?这以后,我们一大家子,出去怎么做人?”

“ 你有这样的心里,会给坏人有机可乘的。那你家有没有想报案的念头?要是想,我陪你一起去公安局。”

“ 大姐呀,我是想去的,可是又不敢。听说,那个人是黑白两道的。我们就又不敢去了。”冯茹妈妈一脸可伶兮兮的样子。

“ 那你们家打算怎办?难道,还要让他们继续发展下去?你想过没想过,这件事情的后果?你就知道怕。怕有用吗?”

 

“ 我的大姐呀,我女婿可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以后,还要在外面工作,还要在家过日子,我要是带着姑娘去告发人家。那不就公开了。海龙以后怎么办?那这事情,不就像爆炸式的新闻一样,不要炸锅?”冯茹妈妈说起来是为海龙好。其实是在为她的姑娘打掩护。

“你们即不想告发,又不想跟人家一刀两断。难道,你们家想以后还要跟人家藕断丝连的不成?”钱妈妈听她这么说话。心都快碎了。

“ 大妹子,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姑娘是人,当宝贝养着,宠着。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就不该心疼?你这么可以这样地处理这件事情?”钱妈妈越发地不能够原谅亲家冯茹她妈妈。

“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您不要急嘛。这件事情,还要慢慢来处理。一有机会,我去找那个什么董事长的谈谈。他要是不讲理,我就去跟他拼命。是他欺负我们家茹儿在先。他要是不识抬举,我就跑到他单位去闹。我看他还敢不敢再来纠缠茹儿?”

看到冯茹妈妈这样说话这样做事。钱妈妈真的无语。她心在痛,可是,眼前人,毕竟是自家人。她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逼得她们没办法选择。那样,只会把自家人给推给人家。一听亲家母说要去人家单位闹。钱妈妈,又有点犹豫了。她要是真去闹,很可能把事情闹僵。常言说的好:解铃还需歇铃人。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取决于冯茹。

 

“ 唉,你也不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快拿毛巾擦擦吧。我看你还是先问问旺旺他妈妈吧。她自己是怎么想?我们两个老太婆都在这里费劲费神的想办法。要是她不回头?你我不是白操心吗?”

 

“ 不会的。不会的。她不会这样无情无义的就跟海龙分手的。再说,那个混账是有家室有孩子的。秉性和人品又没有我们家的海龙好,人也年轻、帅气、孝顺、实在。像海龙这样的孩子,如今这个社会里,打个灯笼都难找到的。她要是再敢对不起海龙。我回去就跟她拼老命。她要是再这么折腾,我就跟她没完。我宁可打断她的腿,养她一辈子。我也不能失去海龙这么好的好女婿。”冯妈妈,一边哭着,一边说着。看她的样子,是发至内心的话语。

钱妈妈,也不想再为难冯茹的妈妈。同是天涯同路人。女人呀女人,何必要为难自家人?钱妈妈把满心的怨言,都放进了自己的心里。她也在抱着侥幸的心理,自我安慰,她把赌注下在了亲家母的身上。她很希望在她身上能够看到奇迹的出现。

  

(十七) 发现秘密,苗苗质疑

 

 两个母亲的烦恼,几个家庭的摩擦,谁对?谁错?都是心烦。母亲们的焦虑惊恐,母亲们的揪心不安。不是能用什么简单的词语来代替的。孩子们的暗地里冷战,孩子们的心事 ,老人们实在是看不透。其实,对于眼前的事情,最能流转乾坤的人,应该是冯茹来改变。可是冯茹自己却把不住或东或西的心中的“指南针”。其实,只要她下定决心跟秦大均一刀两断,事情就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事情过去了好久时间,大家都知道。然而,大家不知道的事情却是:冯茹跟姓秦的却是藕断丝连的状况。

这边说钱冯两家都在急着想办法拯救家庭的危机状况,那一边,秦家夫人也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 。只不过,她只是忍气吞声地看着事态的发展,并没有采取行动,来阻止老公的婚外情。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家宝贝千金更重要。因为孩子正上初三,准备中考,因此,她不想给孩子添太多的心里负担,那样,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情绪。她想等孩子考完中考,她也想有可能的话,就等到孩子高考结束后再跟老公摊牌,再跟孩子说明真相。秦大均的老婆想的很简单,可是,事情的发展速度却是她料想不到的快。这一次虽然是他第一次出轨,她没想到老公是老牛吃嫩草吃出了甜头,越发不可收拾。最近的一次,她听朋友对她讲,他竟然像个大男孩一样傻气的追到人家家里。当她得知被钱家人打了的事情之后,她真是哭笑不得。真是人丢大了,暗地里她想,也许他会被打醒浪子回头。对于这件事,她没有告诉女儿,她怕苗苗知道后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她知道苗苗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爸爸会背着她做出背叛妈妈的事情。她更知道,这孩子一直以为爸爸是世界上最好最疼爱她的爸爸。但是孩子不知道爸爸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爱女如命,对家有责任感的优秀爸爸了。

尽管,苗苗妈妈想暂时隐瞒事实的真相,可是,苗苗还是无意间在学校同学中听到了有关爸爸跟人家小三的绯闻事情。为了这件事,她还跟同学打了一架。她还差点儿跟自己最要好同学翻了脸。

上个星期的星期六下午,有个同学要过生日。因为他们都是中学生,所以,他们(她们)没有按照大人们的意向去过生日。而是,自己组织了要好的同学,合计了一下,一起到歌厅里K歌。自从上了初三,同学们大多都是在猛抓时间,刻苦学习,争取考上重点高中,是他们每个同学的共同意愿。因此,他们(她们)很少出来玩,都在跟时间赛跑。

秦苗苗也不例外,她学习很用功。成绩特别好,每次的考试成绩都是班里的前三名。她不但成绩好,人也长得很漂亮。而且是多才多艺的学生。她不但是班级里的副班长而且也是英语课代表。这不,同学过生日怎么能够忘记请她一起去呢?!

 

 为了给同学办好一个像样的生日派对。她和几个女生忙活了好几天。提前协商调整过生日时候的具体事宜。同学们都知道她家里很有钱。爸爸又有是当地很有名的企业家。于是,跟她要好的同学,干脆就直接对她说:“苗苗,韩岩峰的生日费用都归你出了。因为这是我们班级里第一次的同学生日聚会。我们怕‘AA制 ’的钱不够用。”

 

  “为什么要我一个人出呀?你们想宰我呀?不是说好了AA制的吗?” 苗苗不是小气才这么说。而是,本来大家就是这样打算的。

“苗苗,你不知道呀,人家其他班级的生日聚会搞的是有声有色的。很是热闹。所以,我们几个想了一下,我们不能输给初三二班的同学。我们要办的比他们好。再说,我们是给班长过的生日,他们是一般的同学生日。谁叫你是副班长又是英语课代表呢?我们不宰你那宰谁?这一次聚会以后,还不知道流年马月才能够聚一回?” 对苗苗说话的是她的要好同学童新嫚 。

 

“ 要不,‘AA制’不够的部分,归我来补齐吧。我们要把生日过的热闹些。抽空先去歌厅预定一个大一些的包房。或者大厅也行。最好再准备点节目。要办就办特别一些的。不要叫他们男孩子小瞧了我们。” 

 

 “ 过一个小生日,你就这样的破费,你不心疼你包包里的钱?呵呵。呵呵。”童新嫚听苗苗这么说,很是开心。因为,她已经计算了一下大家的筹备基金,算上,苗苗答应的部分。可以算得上绰绰有余的。

“ 只要大家开心就好。管那么多做什么?我想我爸爸会答应我这个要求的。就当是我自己过生日的。无所谓了。”几个特别要好的同学,几个特别要好的女孩子。欢天喜地的为苗苗的奉献精神感动不已。

 

万事齐备,只等东风。过生日那天,同学们非常的兴奋、开心、快乐! 大伙儿还闹腾了好久。为两大盒大大的蛋糕点上生日的蜡烛,同学们灭灯请寿星许愿,大厅里面坐下大半个班级的同学。除了因为有其他事情给缠住没有来的三个同学,一个班级的同学几乎都来了。这是这几个小姑娘开始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为了体现这次生日聚会的隆重性,她们很想请到了任课的老师来参加。可是,几个小姑娘,后来商量一下,这样不好。怕被其他班级同学看笑话。还是同学们自己聚一聚。不能给老师添麻烦。可是,当老师无意间知道这个消息后,竟然,有两位老师不请自到,“小寿星”韩岩峰当时被感动的泪流满面的。这使得在场的同学们惊喜地欢呼雀跃般的更加地开心。老师送来的祝福和蛋糕,真叫同学们兴奋的不得了。后来,老师还为过日生的同学献上了一首祝贺生日的歌曲, 另外又有几个同学即兴表演了歌舞。这些花季的男孩就像英俊的少年,这些天真的女孩子,就如绽放的花蕾。

这一天的一个下午,他们都在开开心心的玩着,笑着,乐着。你追我打,满脸、鼻子、身上,都被要好的同学用蛋糕摸上了大花脸的。抹了又洗,洗了又摸。这一个下午真是同学们这些日子以来最开心的日子,最轻松的日子。也是他们最最难忘的日子。

 

 临要结束的时候,有同学大呼小叫的喊着:苗苗,苗苗,你快出来,你快出来。

喊苗苗的同学是姚佳惠。平时跟苗苗玩得不错。关系也挺好的。

苗苗听见她叫自己,以为她被哪个顽皮的男孩子‘欺负’了。因此,一听见她的叫声,就跑出他们班级包的那个大厅的包间。

“佳惠,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是哪个捣蛋猫?”苗苗一边向外面走,一边问外面的佳惠。

“佳惠,不得了,我看见你爸爸也来歌厅了。就在109包房里面,还有一个小姐陪着呢。”

“姚佳惠,你在胡说什么?我爸爸他怎么会来歌厅?就是上歌厅,也不会跟我们在一个歌厅的呀。他怎么会带个小姐陪着?你是眼睛看花了,还是胡说八道的?请你注意点影响好不好?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苗苗很生气地说着姚佳慧。

“我真的没看错,也没说错。你不相信,你问一下新嫚。” 姚佳慧还在对苗苗说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爸爸才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他怎么可能在身边带着一个小姐?请你不要喳喳呼呼的好不好?再胡说,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此时的苗苗真的很生气。看样子要跟姚佳慧来真格的了。

 

“真的在109房间里面。我刚才出去买点零食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你爸爸我怎么会看错?我还跟叔叔说话的呢。 新嫚,是不是这样?”本来佳惠是想把自己发现的秘密告诉苗苗,是想帮苗苗看清她爸爸的另一面。可是,苗苗不领情。而是很气恼。

今天是个好日子,今天是来给同学欢欢喜喜过生日的。不要说爸爸不是想新嫚说的那种人,就是是那样的人,作为自己的好朋友新嫚,就不可以大呼小叫般的叫自己难看。这样的事情 要是被其他同学知道了,自己以后可是多么的没有面子?  她在自己的心里嘀咕着,不能让新嫚把这个糟糕的事情告诉同学们。要不然,自己太丢人了。本来大家都知道自己有个好家庭,有个好爸爸。谁成想,半路上会出现了这样的意外。不管是真是假,不能把坏消息传播到每个同学的耳朵里面。过去,自家可是个“五好家庭”的人家,自己曾经为其感到很自足,很自豪。可是,要是真像新嫚说的和看到的一样,那么,以后自己就会觉得太无地自容了。她很希望这不是真的。尽管,新嫚被自己阻止了,而且,自己还使劲地狠狠地推了新嫚两下子。要不是,新嫚上前阻拦,可能就要跟

 佳惠动粗。

“苗苗,你干什么?我做错什么,说错什么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还不是想关心你,为你好?你太不识好人心。怎么的?你还想打我?”佳惠有点急了。觉得自己很是委屈的。新嫚赶紧地拉开了她们已经搭西瓜架子的双手。

“ 佳惠,你就不说了,等同学们回家后我们再说吧。”

“苗苗,你也别跟她急,好不好?我们可都是好朋友的呀。说不定,是我们猜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就是这样的大嗓门,一说话,就像大喇叭。”

 

 “新嫚,你看看,她都把我的小膀子抓破皮了。我到是有什么错?我明明看见是你爸爸,他看见我跟他说话,只是打个招呼,然后进了109房间,一会就拉着一个女的慌慌张张地跑出了歌厅。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没心没肺的。我难得再帮你。” 佳惠很委屈地哭鼻子了。这时候,有三个男同学跑过来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情?新嫚小心翼翼地对男同学说:“没事,没事。碰到同学的家长了,以为是来找麻烦的,其实不是的。快进大厅包房里听同学们唱歌吧。

看见新嫚给自己打圆场,苗苗的心儿七上八下的。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萦绕自己的心头。见到男同学,佳惠还是顾全了大局,给了苗苗一点点的面子,没有再提苗苗爸爸带着小姐的事情。三个女孩子,当下里都保持了沉默,什么也没有说。可是佳惠和苗苗的眼睛里都留着泪花。在场的三个男孩子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们三个小姑娘。急切地询问她们出来什么事情。

苗苗见佳惠不再说什么,只好强装欢笑地堆男同学说:“自己有点不舒服,没事。”

“要不要去医院? ”男同学异口同声地问苗苗。“不要了。反正,过一会就结束了,能坚持的。不能扫了大家好心情。”三个女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然后都一声不响地一起跟着男孩子们走进了歌厅的包间。

 同学们在欢笑着,老师也提前跟同学说有其他的事情,就建议大家早点结束,早点回家,省得叫大人们不放心。

 

 至于,大家到底是怎么样结束这次聚会和离开歌厅的。苗苗都好像没有留意在心。大家也觉得她们三个有什么秘密不好对大家讲,也就不好意思多问什么。苗苗,怕人家看出破绽,只好打起精神,强装欢笑的跟同学打招呼。也许是因为这件事,只有三个小姑娘知道的秘密,因此,大体上,也就没有影响到同学们的好心情。

小寿星,大班长今天特别的开心。他一直等到大多数同学离开了,才急急忙忙地跑到苗苗的跟前,表示谢意。

 “苗苗,今天真的太感谢你和其他几个女同学了,你们把我的生日办得如此的热闹。这是我十六年以来,最有意义的生日。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辛苦你们了!”

  “不要客气。只要你高兴就好,开心就好。以后要是考上重点高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聚到一起?”苗苗轻描淡写地说着。

“ 叫你破费了。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到底花费了多少钱?”大班长有点担心,苗苗回家后是否好向她的爸爸妈妈交代。

“没花费多少。我们难得办一次这样的聚会。我爸爸妈妈不会说我的。只要以后一起考上同一所中学不就可以了。那样,聚会的机会就可以多了。是不是?你不用想的那么多。没关系的。早点回家吧。我一会还有点要紧的事情要办呢。”苗苗其实已经从 新嫚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她觉得心里有点不安和烦躁。

 韩岩峰在又一次感谢她们几个小姑娘之后,就告辞回家了。

 等同学们都回家之后,她们三个小姑娘,主动留下来帮助保洁工阿姨,简单地收拾一下,刚才一地狼藉的‘战场’。然后顺便留意一下各自该带走的包包、贵重东西是否落下。同学们大都开开心心地回去了。苗苗好像不想回家 。她看见同学们走得的差不多了,突然地哭了起来。

 

“苗苗,你这是怎么了?别哭。别哭呀。也许不是像佳惠想的那样。你别急呀。”新嫚看着苗苗哭的很伤心。

“ 佳惠,你劝劝苗苗吧。不管怎么说,我们平时,可都是好朋友。你今天差点儿就把事情搞砸了。”新嫚急切地对着佳惠说着,希望她能够帮助自己一起劝劝苗苗。

“你看她刚才那个样子,都快要把我个吃了。她能够听进我说的话吗?我不敢劝她。” 佳惠有点不理解苗苗。明明是自己想帮助她,可是她却不领情。

“你果真的看见我爸爸,还有那个女 的?”苗苗突然的又一次拉住了佳惠的手不放。

“ 你抓疼我了。你想干什么?我要是骗你,我就是小狗。刚才,我的小手臂都被你抓破皮了。你哭。我还想哭呢。”佳惠生气地撅着小嘴说着。

苗苗下意识的感觉到自己抓疼了佳惠。其实,此时的她心里很是纠结。她真的不甘心,自己的爸爸会像别人的爸爸一样,在外面找小三。她心里想,爸爸是知道自己今天在和同学们给同学过生日。钱也是他给的。会不会,是爸爸不放心自己,跟踪自己跑过来看一下。担心自己上当受骗?苗苗真想爸爸是这样想的,那就好了。这样,就说明爸爸还是原来那个好爸爸。可是,新嫚的眼神里明白的在告诉自己,佳惠,应该没有说错话。可是她还是想从佳惠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新嫚不知道苗苗想做什么。以为她还要纠缠佳惠。赶紧地对苗苗说:“苗苗,你先把你的手松开吧。你刚才的指甲已经把佳惠的手臂划开了一道小口子了。要是佳惠妈妈知道,肯定找麻烦的。你不能再这样了。我们毕竟是好朋友。要不,你就问我吧。我小声告诉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佳惠在学校里,可是一个出了名的高音大喇叭。你指望她告诉你。你听了又要急。”新嫚慢调细语地对着苗苗说着。

“你们真看见我爸爸跟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一起?还拉着手?”苗苗眼泪汪在眼睛

里看着新嫚问着。

 

“她跟你最要好。你就问她吧。我先回家了。” 佳惠很不高兴地望着苗苗对新嫚说着。接着,佳惠跟童新嫚打了个招呼说要先回去。然后就生气地走了。望着佳惠的背影,新嫚接着告诉苗苗。

“ 佳惠说的是真的。我也看见那个女的。比我们大不了十来岁。我不认识你爸爸。可是,佳惠说她认识你爸。她真的跟你爸爸打招呼了。开始,我们只看见你爸爸一个人。后来,在佳惠跟你爸爸说话的时候,那个女的走过来叫你爸爸快点过去。我们还听见她问你爸爸,我们两个是谁?你爸爸对她说,是女儿的同学。那个女的惊讶了一声,脸一红就跑进那个包房,于是,你爸爸也 跟着进去了,没过多久,他就跟那个女的一起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歌厅。我们当时也没在意他们是一对。可是,等他们出去后,我们跑到他们呆过的包间里一看,没有其他人。佳惠就对我说,不对劲了。叔叔今天应该是去单位开会的。没时间出来唱歌。她说她姐姐是你和你妈妈帮忙安排在你爸爸的公司里上班的。她说她姐姐本来说单位里要开会,后来,因为董事长有事情,取消了会议。她姐姐今天休息了,不用加班了。”新嫚的一席话,使得苗苗想起前一天,爸爸就对她说过,今天的下午日程是开会的,可是,他跑进这里的歌厅唱歌。而且就陪同这个女的。佳惠对新嫚说的话没有错。佳惠的姐姐确实是在爸爸的公司里上班。佳惠的姐姐真是自己和妈妈帮忙说服爸爸安排的。因为,佳惠的妈妈曾经跟自己的妈妈是一个单位的。关系处的不错。由于单位不景气,下了岗的妈妈,就一直呆在家里侍候自己和老爸。其实,妈妈本来是可以留着单位里上班的。但是,因为跟佳惠妈妈是好姐妹,见她们家条件不好。人口多,负担重,怕她下岗后日子难过。就把自己的那份工作让给了佳惠的妈妈。妈妈是个善良的人,心肠好。再说,自家不缺吃,不缺穿,爸爸办的是私人大公司。只要妈妈愿意上班,想在爸爸的单位找一份工作一点儿也不费劲。可是妈妈最终选择了留下家了照顾自己。一个简单的原因,那就是:苗苗今年要参加中考。于是,在爸爸好说歹说的情况下,放弃了继续上班,留守在家看护好苗苗。

听完了 新嫚的一席话,

 

苗苗赶紧地跟新嫚说:星期一见。然后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赶。她想回去问她爸爸。究竟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常言说得好:无风不起浪,老爸没有这事情,为何会慌慌张张地拉着人家走呢?佳惠虽然不应该大呼小叫的。可是,她自己明白,她不是有意叫自己难看。新嫚见她要回家时候,两眼泪汪汪的,只好对她说:苗苗,也许是一场误会。是个一般的朋友而已。其他的话新嫚也不敢多说多想。两个最要好的同学在此说了再见,就各自回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