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欧阳欣悦的第一博

欧阳欣悦原创家园

 
 
 

日志

 
 
关于我

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江苏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发于《当代作家》《中国作家网》等刊物。出版的专集有《四海飞歌》和《渐去渐远的岁月》,2014年作品在第十二届“新世纪之声*美丽中国” 征文评中荣获诗歌银奖。2015年散文诗作品:荣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此次有多个作品的在国内和网站上获奖。今年有20多首诗歌在《中国作家网》发表。目前担任网易《中国作家协会》、《中华艺术》电子刊等网络编辑。笔名有:云雷、萧湘雪艳等。

网易考拉推荐

金竹泪 (二十八)(小说连载)原创  

2014-09-28 22:57:00|  分类: 欧阳欣悦的小说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幻美女边框制作

 金竹泪  (小说连载)

(图片收藏/网络)

作者:欧阳欣悦

 

(二十八), 歌声落,情未了,叶蕾乱爱坠情网。

好声劝,小姨怒,金竹再添烦恼。

 

 上次的歌厅里唱歌之后,叶蕾见姐姐外出学习,就又经常来姐姐家玩。尽管她曾经答应过姐姐,在叶敏外出学习这个阶段,不会来姐姐走动。可是,小区的阿姨们,还是见她常来姐姐家。也许是上次进局子的事情。这里的人们,好多都认识她。因此,人家一见到她,就觉得又要有啥事情发生。不过,她最近到是不像原来那样,争对金竹。她好像改变了战术。没事找事的跟金竹套近乎。金竹只是把她当做鹏鹏的小姨看待跟过去没有什么两样。在她想来,叶蕾的到来,只不过是多添一双筷子一个饭碗的问题而已。再说,人家是吃的是自家姐姐家里的。多一个人,对于自己 来说,只不过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

 

这一天,她又来到姐姐家。但是,她对金竹很客气。一进门就问金竹好。

“阿姨,她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我一见她来我家,心里就砰砰直跳的。”正在做功课的鹏鹏对着金竹说着。

“ 不可以这样对说你小姨。她目前没工作,看样子,也没有其他的去处。要不然,她也不会来你们家的。也许是想你和你妹妹了。你那天不是跟她一起唱歌了?你不该跟她计较。不就吃一顿饭?吃完,你小姨她就回去了。”

 

“金竹姐, 今天来我姐夫家吃饭,我喜欢吃你做的饭菜。你要是愿意,我以后经常来这里吃饭算了。我 爸爸做的饭,我一点也不合口。我喜欢吃硬一点的饭,他喜欢吃软一点的饭。”

“这是你姐姐家,你愿意来就来吧。又不是吃我的。我只不过是做一下而已。”金竹回答着。

 

“你不是答应过我阿姨,少来我家的吗?”鹏鹏不高兴地对着小姨说着。

“ 你小子,怎么这么小气呀?不就吃你们家一顿饭?看把你急的。明天,我带点伙食费交给你们家,我来入伙总可以吧?”小姨对着鹏鹏说着。

“ 什么叫入伙?我听不懂。”鹏鹏不知道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

“ 很简单的问题。就是说,打明天起,我自己掏钱当伙食费交给你们家,然后,我就可以每天来你们家吃金竹阿姨做的饭菜。现在懂了吧?”小姨怕鹏鹏搞不懂,慢慢地向鹏鹏解释着。生怕他还不明白。

“ 闹了半大天,原来你是想常来我家吃饭。阿姨她够忙的了。她很累的。你要是来我家,那她不是每天都要多做事情?你想累坏她?”

 

“ 你放心,反正我最近也没上班。呆着家里闷得慌。不如,没事就来你家帮金竹一起做事情。这样,她就不累了。我知道你很心疼她。其实,我也觉得她很辛苦的。”小姨好像很耐心地对着鹏鹏说这话。

 

“你是不是想 我爸爸也给你发一份工钱?我们家负担也够重的 。你只要不来添乱就好。”鹏鹏跟小大人是的说着自己的小姨。

 

“你这孩子,我不是来添乱的。我真的是喜欢吃金竹做的饭菜。你外公做的没有你金竹阿姨做的好吃。”

 

 “你爸爸是小妹妹的外公。”鹏鹏还在坚持着说着。

“可我爸爸也是你的外公。不相信,你问一问你爸爸。还有金竹阿姨。”

“ 就算叫他外公。你不会自己做饭?外公做给你吃你还挑三拣四的嫌不好吃。真是没良心。”

 “哈哈哈哈。你个小气鬼。这跟有没有良心没关系的。我就留在你们家吃了。”小姨一边说,一边乐,一边坐在了沙发上面。鹏鹏见小姨这样。也拿她没办法。一生气不惹她了。

叶蕾转过身去问金竹“金竹姐,给不给我吃呀?”

“当然给了。鹏鹏也会给的。鹏鹏,你那天不是跟小姨和好了?鹏鹏快点做功课吧。一会你爸爸回来,就可以吃饭了。”

 

“鹏鹏,我知道你是不会赶我走的。一会,你要是有不懂的题目,也可以问我的。我这不是没找到合适工作吗?要不然,我也不会老想朝你家跑。”

“我不会的题目你就会?我们的奥数可是特别的难的。有一个电视台不是有一档节目。你们大学生还做不了小学生的题目呢。我不会做的题目,你说不定就不会。哈哈哈哈。”

 

“ 鹏鹏,你这小子,也太小瞧你阿姨我了。我也是一本的大学毕业生。你是门缝里面看人-----把人看扁 。我虽然也贪玩,可是我学习成绩也可以算一流的。”

“还一流?你就吹吧。那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哈哈哈哈。”

“我没有找到工作。不是人家不要我。是我自己不乐意做的原因。你当你小姨真的是找不到工作?你看看吧,你小姨我,要人品有人品,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告诉你吧,我只是暂时没有我想做的工作。”

 “你不上班吃什么?做啃老族?我长大了一定要自己养活自己,还要顾及我们现在的这个家。绝不像你一样,无所事事的。”小鹏鹏就跟小大人似的说出了自己对未来的想法。

“哎呦,我的宝贝,你可真够男子汉的。怎么?现在就考虑将来生存的问题啦?怪不得,人家说生个男孩子好呢!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是现成的话?等你长大了,说不定你就不考虑这个家了?”小姨没话找话的跟鹏鹏说着。

“怎么可能不顾家呢?我爸爸把我养大了,以后我要养他的老呢。”鹏鹏一本正经地说着。

“ 咯咯咯咯咯,你把小姨我快笑掉牙了。你以后养你爸爸的老?就你现在这样,整天长不大的样子,你长大了能做啥?”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肯定不像你现在这样。”鹏鹏用肯定地语气说着。

“哎呦喂,我还真的没看出来。原来,我们家的鹏鹏,将来是个大孝子哦。鹏鹏,这话可是你今天说的,有金竹阿姨作证。我们到时候就看你的行动哦。”

 

“你们有什么行动?准备做什么去呀?”这时候,鹏鹏的爸爸下班回来了。他推开家门,顺手脱下皮鞋放在房门的一边的鞋架上。然后,穿上鞋拖进了屋子。刚才,小姨跟鹏鹏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听到了半截,因此就问个究竟。

“姐夫,你回来了。刚才,你儿子说他长大以后,要孝顺你。还要养家糊口呢。因此,我就对他说:以后看他的行动。看他长大后是不是真的会对你孝顺?”

 

 “我还以为你们是要出去做什么的?原来是这样。鹏鹏呀,你有这个想法是好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学习是第一位的事情。”

“知道了。爸爸,我饿了。”鹏鹏好像不想再跟小姨说什么。所以找了个借口说自己饿了。

“那你去问金竹阿姨,看看饭好了没有?好了就开饭吧。”爸爸对着鹏鹏说着,

“好的。我现在就去厨房问阿姨。可能早好了。 我就干脆通知阿姨开饭吧。”

“好的。我去洗一下脸,就过来吃饭。”爸爸对鹏鹏说着。

 

 “姐夫,我想喝点酒。你家有什么酒?”叶蕾对鹏鹏的爸爸。

“就吃饭吧。喝什么酒?我一会想看点电视里的新闻。”

“你怎么跟你儿子一样的小气?就喝一点点酒,也不可以?你不想喝的话,我就自己一个人喝。要不,也叫金竹来点。”

“她从来不喝酒的。我今天单位里的事情太多,有点累了,看一会电视就要休息。你吃完饭就回家陪爸爸吧。他老人家一个人在家,我有的不放心。我们单位里有个同事家的老人,就是因为家里没人陪着,摔了一跤,差点儿就出大事。”

“爸爸身体一直都很好的。用不着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就吃一顿饭的功夫,能有什么事情发生?有必要这样的紧张吗?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叶蕾对鹏鹏的爸爸说。

 “最近家里没有买酒。可能柜子里面都没有了。也许,只有厨房里面有点黄酒。可那是做菜时用的作料。”姐夫大实话的对着鹏鹏的小姨叶蕾说着。

“不会吧,您平时怎么不喝酒了?你原来可是爱喝酒的呀。” 叶蕾问自己的姐夫。

“你姐姐说:喝酒对人会有伤害,有伤于身体。因此,在家里面,她就规定不给多买酒了。”

“姐夫,真没想到。您就这么听我姐姐的话?叫你不喝酒,你就不喝酒了?不喝酒还算大老爷们吗?她对你这样也真是太过分了。你不呆着家里练练酒量,以后出去还怎么应酬?”

“那你们家红酒也没有?”叶蕾好像今天特别的想喝酒。

“应该没有。你姐姐她不喝酒。人家阿姨也不喝酒。我从来都不喝红酒的。所以家里就没有红酒了。”

“ 你等着,我先去厨房看一下,有没有红酒或者黄酒。要是有,你今天就得陪我喝两杯。要是没有,我自己出去到小区门口边上的小卖部里卖两瓶回来。哈哈哈哈。姐夫,你怎么就这么怕我姐姐?怕啥?不就喝几酒杯,有什么大了不起的。你先等着我。一会见。”

“还是不要去买了吧。等你姐姐回来去买,给她办个接风的家宴。我今天真的想早点休息。”

 “难怪鹏鹏会小气,他就是跟你学的。我不要你请我喝,我自己去买酒回来喝。总可以吧?”叶蕾根本就不听她姐夫的劝。

“你比你儿子还小气。你是怕我不上班就没钱用?告诉你,姐夫,我袋袋里有点是钱。两瓶子的酒是买得起的。”

“这不是我怕你买不起酒。我是担心你酒喝多了。在这里添乱。”

“我知道你怕什么。你不就是怕我会缠上你?”叶蕾越说越来气。双手都快要指着局长的鼻子了。局长赶紧地让到了一边。

“小姨,你在干什么?别跟我爸爸动手动脚的。都快要吃饭了。金竹阿姨马上就上菜了。爸爸,快点过来吃饭。我饿坏了。”小鹏鹏看不得小姨这样跟爸爸说话,立马拉着爸爸离开了卫生间。

“小姨,你刚才不是说要在这里吃饭?还站着做什么?妹妹在睡觉,一会她要是醒了,金竹阿姨就吃不好饭,做不了其他的事情。”叶蕾特别不高兴地离开了卫生间。嘴里嘀咕着说了一句:“我自己去买酒喝。”

“汪局长,饭菜都好了。可以开饭了。我去看看宝宝。”这时候,金竹从厨房走了过来。

“金竹姐,我去买瓶就回来。”叶蕾还是想去买酒。

“你想喝酒?那我去买吧。怎么能叫你掏钱去买酒呢?不过,不能喝多了。咯咯,咯咯。你姐姐说,酒喝多对身体不好。不是我舍不得去多买酒哦。”金竹对着叶蕾说着,解释着。

“那你就去给她买瓶红酒或者黄酒吧。她不能喝辣酒。”局长对着金竹说着。

“黄酒就不用再买了,厨房里的柜子里就有。红酒,家里没有。要买了才有。”金竹对他们说着。过了一会儿,金竹就从外面小区的小卖部里把红酒买了回来。而且,她买了两瓶回来。

“还是金竹大姐人好。一下子给我买回来两瓶酒。”叶蕾见到红酒,就迫不及待的从发金竹手里拿过酒瓶,自己就动手开启瓶盖。

“你小心点,不要把手扳破了。我去给你拿开启酒瓶盖的扳手。”金竹怕她不小心碰伤自己的手。只好提醒叶蕾。

“金竹姐,麻烦您帮我再拿两个杯子过来。我要用。”叶蕾向金竹指挥着。

“你一个人喝酒,还要杯子做什么?”金竹不解地问,

”我也给您和我姐夫都倒上酒。你们也来一起喝。”叶蕾看也不看金竹只顾自己喝着酒说着话。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也不能喝酒的。谢谢您!”

“小姨,你想做什么?阿姨真的不会喝酒的。她要是喝酒肯定会醉的。要真是那样,那我和妹妹谁来过问哪?要喝酒,你就自己喝吧。”鹏鹏看着听着小阿姨叶蕾说的话,赶紧地说金竹不会喝酒。

 

 “你实在不喝酒,那就给我姐夫添个杯子吧。”叶蕾对金竹说着。

“哦,那我现在就去拿杯子。”金竹看看局长然后也看看叶蕾,真的要去拿杯子。

“那就给我拿一个杯子吧。我只喝一点点。等会吃完晚饭,要早点休息,明天单位里面有事情在等我去办呢。”局长也许是担心叫金竹看到他和小姨子这样的僵局,不好看,只好同意了鹏鹏的小阿姨叶蕾喝酒的要求。

“爸爸,你可不要喝醉了。阿姨回来会生气,会说话的。”看到爸爸已经这样答应小姨喝酒了,小鹏鹏也只好不再多说话了。金竹给局长拿来杯子之后,就找了个借口去看睡觉的宝宝了。她说她一会再过来。其实,她是怕叶蕾把自己给缠上了,再逼着自己跟他们一起喝酒。“一会,我再给你们添两个菜,你们先吃先喝。”金竹说完就离开了饭桌。

“ 金竹,没事情,就过来一起吃饭吧,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这样。”局长对着金竹说着。

“谢谢局长!你们先吃吧。我忙好了就过来。”金竹说完就离开了餐桌。

“阿姨,您可要快点过来哦。您看看我小姨,就跟土匪似的。狼吞虎咽的。就会自顾自。”小鹏鹏看着小姨的吃相,打心眼里都不高兴。

“ 谁是土匪呀?你这个坏小子。我这不是看金竹阿姨做的菜好吃?所以,才这么喜欢吃。你怎么可以把我当成土匪婆呢?真是用词不当。要不是看你人小,小姨非罚你三杯酒不可。”叶蕾听见鹏鹏说的话,一点点也没跟鹏鹏生气。只是觉得特别的好笑。

“你不是要喝酒吗?一会,您就喝醉了爬回去。省得像多少年没有喝过酒一样。那么的想喝酒。我想看看您喝醉酒之后的样子。”

“姐夫,您看看你儿子,是怎么跟我这个做小姨的说话的。已经上三年级了,怎么就不懂得礼貌呢?是欠你的管教哦。我不怪他,他不懂事,我要罚你的酒。以后,他再这样跟我说话,我把他的账,全部的记在你的头上。你认不认罚?”叶蕾说着话,酒杯已经端到了自己的姐夫面前。

“好的。是我没有管好他,我只喝这一杯。你也少喝点。吃完饭早点回去。鹏鹏,以后跟你阿姨说话,注意点说话时候所运用的词语,你小姨,怎么会像土匪呢?有你这样对小姨说话的吗?快对阿姨说:对不起!”局长眼望着儿子鹏鹏,右手指点着儿子的鼻子跟鹏鹏说着。

“对不起!小阿姨,我以后不对您说这些话了。爸爸,给我。我给你赔罪。”小鹏鹏,乘着跟爸爸说话的当儿,从爸爸手里抢过来酒杯,一饮而尽。

“鹏鹏,你干嘛?胡闹。小孩子不能喝酒的。快把杯子给爸爸。小心醉酒。”局长没想到,儿子鹏鹏给自己来了个突然袭击。抢过自己手中的杯子,一干二净。

“哇塞。宝-----贝,你啥时候学上喝酒的?看不出来呀,我们家还有个隐形的酒鬼呢。咯咯咯咯咯。姐夫,鹏鹏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哦。哈哈哈哈。姐夫呀,你真是后继有人了。哈哈哈哈。”

“我的妈妈呀,这酒怎么这么辣呀?”小鹏鹏一边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边赶紧地用筷子夹菜吃。

“你这孩子,这不是在胡闹吗?以后不许这样。赶紧地请金竹阿姨给你冲点温开水喝簌簌口,要不,喝点醋。也可以。这样会伤害胃子的。”鹏鹏的爸爸心疼的对儿子说着。

 

 “姐夫,你真了不起。又当爹又当娘的。真不容易。我将来找对象,就找一个你这样的。咯咯咯咯。”

“你胡说什么?你姐姐回来后,她就不要我操心这些事情了。怎么说我是又当爹又当娘呢?你姐姐不是去学习了,她比我有经验。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

“ 我就喜欢这样说话。我不在乎姐姐怎么看我。我愿意这样说你。她自己不顾家,只顾自己要前途,要出风头。一点点的女人的样子都没有。你干什么还要爱她?”叶蕾好像在说醉话。

“如今的社会是一个竞争的社会,她要不努力,说不定现在的护士长位置就会被人家给顶替了。她去努力学习,也是一件要求上进的好事情。我们都要支持她才是。你不可以这样说你姐姐。怎么整天都跟一小孩子一样,胡思乱想的。快点吃菜,一会吃完饭早点回去。”

“ 你在赶我走?姐夫。我不想回家。回家,没劲。你今天就多陪我喝点酒吧。反正我们已经喝酒了,反正我姐姐也不在家。管那么多做什么?一醉方休,多好呀。”

 

 “你才喝多少酒?就开始说胡话了。你再跟我爸爸说这些话,我等阿姨学习回来,就告诉她。看她以后会不会答应你常来我们家?”

“ 姐夫,您看看吧,这就是您儿子。怪不得,他会这样的看不惯我呢。你是不是早就跟他商量好了呀?就这么不乐意我在你们家多待会?我告诉你吧。我今晚就不走了。就赖在你家不回去了。晚上,我就睡到我姐姐的床上去。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喝!喝!喝醉了,才痛快。小子,你不是也会喝酒吗?那就来陪小姨我喝个醉吧。”

“你才喝多少酒?就这样说醉话,你是成心的这样不想回家。”小鹏鹏实在看不下去。就是想要跟小姨较劲。

“ 我就是成心的,你能把我怎么的?我呆在我姐姐家,又不是呆在别人家。别人都可以呆着,我怎么就不可以呆在这里呢?”

“ 叶蕾,你在说什么?你不要再喝了。赶紧吃饭, 吃完饭,你就回去休息。”汪局长听了小姨子的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要是再这样让她胡言乱语的,看样子,她是在想伤害金竹。他一边想,一边从叶蕾的手里夺过酒杯。

“ 嗯嗯,你干什么?姐夫。我要喝酒。呵呵呵呵。我就想你多陪我喝几杯。是想陪我喝酒吗?来,干一杯!她不等汪局长拿走杯子,就又连忙地给自己加满了酒,一饮而尽。

“你想干什么?不准喝了!吃点饭,赶紧的给我回去!”汪局长很生气的说着。

“想撵走我?我偏不走了。今夜无眠,今夜我愿为你喝醉酒。要不,你就多陪我几杯,要不,你就不要想我离开你家。”小鹏鹏,看着小阿姨这么作践。傻傻地看着,一看爸爸在生气。赶紧地跑去厨房找来金竹阿姨。

 “阿姨,您快的过去吧。小姨在跟爸爸闹腾较劲呢。您想个办法哄哄她吧。看样子,她是真的要赖在我们家不回去了。我爸爸好像被她气疯了。我好害怕。我躲在您的身后吧。”说完话,他乖乖的跟着金竹的身后,时不时的从金竹阿姨的身后,在金竹的侧面探出小脑袋,看看小阿姨和爸爸对阵较劲。

 

“鹏鹏,小心点,阿姨我手里正端着刚做好的两个菜呢。烫手了。小心烫水洒下来会烫着你的。我又炒了两个菜,你们快点吃吧。叶蕾呀,你也来尝尝我的这两个菜的手艺吧。是我刚跟人家学的。” 金竹踏着轻盈地步子,不一会,就来到餐桌子边上。汪局长,怕金竹看出他正在和自家小姨妹较劲,只好,想装出跟没事情的一样。自己稍微点让在了一边,好让金竹上菜。叶蕾,看到姐夫都这样装着跟没事情的一样。自己,也装出了笑脸,然后对金竹说:金竹姐姐,难怪我们家鹏鹏这么的喜欢你,你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菜也做的好。那我就不客气,先来尝一口吧。”说完,她忙着又拿起了筷子,夹起金竹刚刚端上桌子的菜。

 

 “第一道菜:油炸大虾 :  色彩鲜艳,口感,香脆,嫩,而且,麻辣俱全。汤汁不多不少。佐料里面应该有:香葱、大蒜瓣泥、生姜、花椒、吃在嘴里,一点也不腻。还稍微滴了几滴的香油。还有什么佐料,我就一下子说不出来了。姐夫,鹏鹏,快点儿一起来吃吧。你们不吃,我估计我一个人就可以把它们全部消灭完了。呵呵呵呵。太好吃了。”她还没有说完话,真的像土匪婆一样,比小猫咪想吃鱼虾的劲头还足还快。左右开弓,两只手齐下。

“真像个土匪婆哦,我还没吃呢,你吃光了,我吃啥?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菜。爸爸,你看看我小姨,多像土匪婆?”

“你才是土匪婆呢。没大没小的。哎呀,我的妈呀,怎么把辣椒的种子吃着了。辣死我了。”

“ 呵呵呵呵,活该。我怎么没看到有辣椒的种子呀?盘子里面一个种子都没有哦。”

“咯咯咯咯,确实没有。我要不这么说,那我不是要比你少吃几个了大对虾了。咯咯咯咯。”小姨幸灾乐祸的笑着吃着。此时她就真的跟小孩子一样。她一边吃,一边乐。一边很得意的笑着。小鹏鹏知道上当了,赶紧地坐下来,自己也用手直接拿大对虾吃了。生怕被小姨都吃光了。

 

“那阿姨的第二道菜你还没点评呢。快说说里面都有什么佐料吧。我不像你。

我不会跟你抢着吃大虾的。阿姨经常给我做了。”小鹏鹏一本正经的对着小姨说着。其实,他平时也吃金竹做的大虾,可是,他就是吃不够。因此,他也想变着方法想跟阿姨抢着多吃几个大虾。那样,他会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第二道菜:麻辣牛璞。看起来放了不少的辣椒,可是,并没有那么的辣嘴。我想,一定是金竹姐姐考虑我们家的宝贝鹏鹏,所以,她只是用了红、青色两种辣椒,红色的是配色的。一点点都不辣。其他的。”小姨正在想在鹏鹏面前点评继续地说金竹做的菜谱。可是,回归头来。却看见鹏鹏正在狼吞虎咽地左右开弓地吃着大对虾呢。

“ 你小子,在做什么?没听我在说你阿姨做的美味的菜谱?原来是转移我的视线。大虾快都被你吃光了。你这个坏小子。看我不揍你。给我多留几个。”叶蕾一看鹏鹏的吃相。就像大小孩子似的,生怕自家的小弟弟跟自己抢吃。她什么也不说了。于是,赶紧地跟鹏鹏抢大虾吃。

“别抢了,要是喜欢吃,过两天叫金竹阿姨给你们再做一次吧。小心把盘子碰到地上砸碎了。”局长,看着自己的孩子和小姨子抢吃大虾,满脸通红地,可能是觉得太丢自家人的面子。

“金竹,你也快点吃饭吧。一会菜都凉了,别管他们。萌萌醒了,你就吃不成饭了。我先去漱洗一下,我就先休息了。你们吃好,弄好等小妹走了,就早点休息吧。”

“ 姐夫,我今晚不想回去了,就留下你们家睡了。金竹姐,您不反对吧?”叶蕾把个棘手的问题留给了金竹。这一问,使得金竹措手不及。可是金竹想了想说:局长答应你留下,你就留下吧。”

“金竹姐姐,您真会说话。咯咯咯咯。姐夫,那我就不客气留下来呆一晚了。呵呵呵呵。”

“ 你还是回去吧。改天等你姐姐回来再说。”局长回答很干脆。

“凭什么要等我姐姐回来,我才可以留下来?我不是你家孩子的小姨吗?”

“正因此是这样,所以,你今晚更要回家。我先去忙了。”局长说完就要走。

“姐夫,你急什么?你要是不给我留下,我立马就过去到我姐姐的床上去睡。你就是睡到床上了,我也敢把你从床上拖下床来。你当我不敢?我现在就过去。”

“你在胡说什么?我看你是真的酒喝多了。说醉话。吃完饭后,你给我立马走人。”刚刚有了的好气氛,一下子,又回到了不愉快的话题。

“你怎么可以睡到我爸爸跟阿姨的床上?她是我爸爸老婆,你是我小阿姨。”

“你懂个屁。我在家就喜欢睡大床。习惯了,改不了。”

“你您就回家去睡大床呀。干嘛要跟我爸爸过不去?您要是不回去,等阿姨学习回来,我就告诉我阿姨。我就说你,要睡到我爸爸的床上,他赶你走,你都不走。看阿姨回来不骂你才怪。”

“你要是跟我姐姐胡说八道的,我就撕烂你的嘴。”

“你怎么这样不讲道理。饭给你吃了,菜给吃了,大对虾,你也跟我抢着吃,酒也给你喝了。今晚我要跟我爸爸去睡觉,你实在不想走,那你就跟 我金竹阿姨睡。明天我出去再告诉别人,就说你、、、、、”鹏鹏只说一半,其余的话是对着小阿姨的耳朵说的。金竹跟局长都不知道他到底跟阿姨说了什么。

 

“你说这话对我不起作用。那我就把你爸爸赶到沙发上去睡觉。我现在就去睡我姐姐的床。”说完话,她急不可待地直奔姐姐休息的房间去了。局长很尴尬。也很生气

 

“这样不好吧,要不,我去把鹏鹏的小床给你收拾一下,你到他小床上休息。”金竹试探着跟叶蕾说着。

“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我姐姐的床吗?我就是睡了,她也不会怪我的。她什么都会让着我的。姐夫,你怕什么?是怕我这个小姨子吃你的热豆腐?咯咯咯咯。”叶蕾越说越没谱了。

“要不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真想狠狠地教训你。你看看你现在在说什么混账话?”局长是怕小姨子再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他会觉得自己没办法在儿子和金竹面前说得清楚。要是,小家伙一生气告诉老婆,自己就更没办法解释和说清楚。

“姐夫,你怎么这么怕姐姐呀?我可不怕她。呵呵呵呵 。”叶蕾根本就不听汪海洋的说道。我行我素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金竹,请过来帮忙照顾一下我妹妹叶蕾。我想出去透透气。”汪局长大声叫金竹。也许只是他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忽然想起的一个方法。他觉得小姨子很难安置。

“ 这么晚了还出去干什么?是想躲避我?还是想出去找小姐?呵呵呵呵。你不是说吃完饭就要休息的吗?怎么,我姐姐不在家,你就受不了寂寞,想出去寻花问柳?”

“ 我看你真的喝醉了。满嘴胡言。你要是我亲小妹,我一定给你两个大嘴巴。”局长也气疯了。

“叶蕾,你真的喝醉了,来,先喝点解酒的茶吧。一会,我扶你先到我房间里休息一下。然后再决定睡哪。”金竹慢调细语地对着叶蕾说着。

“我不去,我就想留在姐姐的床上睡觉。金竹姐,你不懂得爱一个人而人家却不爱你,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你没有遇见过,你也就不懂得。怪不得人家都说,你们生活在大山里面的人没见过世面,生活的简单,头脑也简单。你也是一样,换了其他人,人家也许不像你现在这么活法。”

 

“ 姐夫,你说我跟金竹姐姐哪个漂亮?您敢回答我吗?你不敢!因为你不敢面对现实。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你以为我很想喝酒?你以为我跟鹏鹏小孩子一样,就像小馋猫一样跟孩子抢东西吃?不是,不是。”

 

 “金竹姐姐,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我自己是怎么了。您说我是不是自己在犯贱?在犯傻?就在叶蕾跟金竹说话的档口,局长已经乘机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临关门的时候对着鹏鹏说:等金竹阿姨收拾好,你就早点洗洗睡觉。爸爸先休息了”。

 

“哎,哎,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把门给关上了?我也要进去。”叶蕾真像似喝醉酒了。

“ 你姐夫去休息了。你就呆在这边先休息一下。我收拾好餐桌就过来。”金竹一边扶着叶蕾,一边对着她说着。

“ 鹏鹏,你先陪你小姨一会,我马上就过来。”金竹回过头对鹏鹏说着。

“ 金竹姐,你去干什么?我姐夫跑了躲进他自己的房间里。你也要走?不行,我要到我姐姐的房间里去。”

“ 你真的喝醉酒了,一会我就来陪你。不想回去,那就跟我睡吧。”

“我不想睡觉。我就想说说心里的话和心里的苦。你真的就看不懂我的心思?”

“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不是,看中人家一个大小伙子,还是,人家没合你的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金竹慢慢地对叶蕾说着。

“ 我是看中人家有家的爷们了,就像我姐姐一样。可是,我怎么就没有我姐姐的命好呢?她凭什么就可以如愿以偿,而我却不能。我不甘心。”

“你真傻。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找个帅气的大小伙子,只有你挑人家的份,干什么要去钻牛角尖?”

 

 “金竹姐,我才不傻呢。你没听人家说:还是找个结过婚的男人有成熟感。有魅力。那些毛头小子,我不感兴趣。也没有安全感。”

“ 不说这些吧。你早点休息吧。”金竹不想跟她多说话。怕惹出什么麻烦。因此用商量的口气对她说。

“ 你知道不知道,我到底看上谁了吗?”叶蕾用一种看似神秘的语气问金竹。

“我不知道。我们今天就说到这里吧。萌萌就要醒了,她一醒了就会闹。我桌子还没收拾好。还有鹏鹏也没有安排他漱洗呢。他也快要休息了。

“告诉你也不要紧,反正你不会告诉我姐姐的。其实,我就想找一个像我姐夫一样的爷们。你不要笑话我。我跟你说的全是实话。哇---哇---。”看样子,她是想要吐酒水。

“ 鹏鹏,赶紧地的过来跟我一起扶你小阿姨去卫生间吧。她好像要吐了。”金竹叫着鹏鹏的名字。其实,金竹是最怕闻到喝醉酒后吐出来的垃圾味道。

“害人精。叫你不要喝,你不听话。现在可好。我们跟着你一起受罪。”鹏鹏一边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一边帮金竹一起扶着他小阿姨去卫生间。这一夜,金竹没有睡好安神的觉。两个孩子加上叶蕾,可把她怕忙坏了。即便是他们休息了,金竹心里也没有心思睡觉。叶蕾的酒后话语。她听的真真地。看样子这家子,又要起风波了。

 

 

 

 

 





 

 

(待续 )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